sinobuy
  

你好! 访客. 请先 登陆注册一个帐号.
十月 25, 2020, 12:22:17 pm
论文答辩趣闻 新年祝福短信 淘淘成长日记 可爱发行全攻略 鬼故事一箩筐 杨柳青石家大院 淘淘成长日记
* 首页 说明 搜索 日历 登陆 注册
公告和新闻:关注原生态购物网微信公众号就有赢取超值大礼的机会 点击进入
原生态论坛  |  新手上路  |  超级灌水区 (版主: jessie, jessica)  |  主题: 鬼故事,在线鬼故事,恐怖鬼故事,鬼故事集锦 0 会员 以及 1 访客 正在阅读本篇主题. « 上一篇主题 下一篇主题 »
页: 1 2 [3] 4 5 6 向下 打印
作者 主题: 鬼故事,在线鬼故事,恐怖鬼故事,鬼故事集锦  (阅读 901894 次)
水影凝月
Administrator(管理员)
级别:东方不败
*****

受欢迎度: 190
在线 在线

帖子: 24375


451314485
个人网站 电子邮件
Re: 鬼故事群
« 回站内短信 #30 于: 十一月 30, 2005, 09:52:51 am »

 LEON讲的第31个故事
  31 梦事
  我一个朋友W,年纪轻轻,虽然未婚,但身体不是很好。脸色很苍白,神情萎靡,双目无神。
  那年暑假,他被学院里组织去汉中三下乡。具体是什么三下乡,我说不清楚,反正是技术下乡为主。
  夜宿在旅店里,因为陕西是经济仍然是不太发达的地方,所以,
  旅店很旧。W和另一个同学L合住在一个标准间里。但他们没注意,他们住的那间房间也是旅店中最靠里的一间,他们窗外就是一片荒地。
  这二人,每日里在学校日夜苦读,这次来到乡下,有山有水。心情豁然开朗,觉得挺快乐的。傍晚,边说边喝,啤酒花生,你来我往,不亦乐乎。结果,俩人喝醉了一对加上长途旅行,这夜,早早各自上床休息了了。
   这房子不仅仅是在靠着荒野,据说(后来听说)这荒野原是一古战场,当年战事惨烈,无数的人被杀,马革裹尸,血流成河,现在翻起泥土,还会有人骨头,而且土壤极肥沃,在连普通的草都长得一人高。曾经有附近的人晚上经常听到有喊杀声在荒地里回荡。
  正因为当年的那些杀气,成就了现在的怨气,聚集在这片荒地上,象是大眼睛盯着路过的人,没个路过的人走过这里,都会浑身冷。但他们平时并不出来,所以周围的人并不怕他们。
   而这两个人的后窗户,正对着荒野。这夜,因为睡的早,所以W君睡得很轻,忽然朦胧中觉得有东西在看他,那目光冰冷而阴森,他的床斜上方就是天窗了,他努力地睁开眼睛。好像看到了那张脸没有眉毛 ,但眼睛和鼻子看起来都很眼熟,在哪里见过呢?看那煞白的脸色,还带着盔甲,W君大惊,那是他自己啊!于是他没命的大声呼喊 但是室友置若罔闻。W君想拉扯L,但手脚不听使唤。 其后,不久,W猛然醒来,虽是夏天,但子夜时分,天气很冷,但W俨然一身的白毛汗!酒也醒了。于是推醒了L ,对L讲了刚才的事情,L不信。L反说,刚才隐约听得屋外后窗户外人声马语,但听不真切,L又去睡了。
   W一边胆怯一边自责,说出来被人笑话自己胆小了。过了很久,重新昏沉沉的睡去。刚睡着了,就发觉有一只穿着盔甲的手在拽他下床,那手上居然有和他一样的一颗红痣,还在同一个位置。他想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却说不出话来,被拖到地上的时候,头上还碰了个包。他被拖到一个行刑的地方,被那只手拿的鞭子打了四十皮鞭,然后又被拖回去了。
  而在这时,鸡叫了,他醒来的时候发觉屁股很疼,照了镜子,竟然全是鞭痕,而头上的包摸摸也还在。再照镜子,那里面好象有另外一个他。
已记录


原生态特色礼品:沉香 紫檀 黄花梨
水影凝月
Administrator(管理员)
级别:东方不败
*****

受欢迎度: 190
在线 在线

帖子: 24375


451314485
个人网站 电子邮件
Re: 鬼故事群
« 回站内短信 #31 于: 十一月 30, 2005, 09:53:22 am »

 郁郁汀兰讲的第32个故事 属于经历
  玉的故事
  我还在念书的时候,我爸有一次去了新疆出差。他就为我买了块玉观音。但是我们这里有个说法,或者说是风俗吧,叫“男戴观音女带佛”。当时我爸不知道,就给我买了观音。
   既然买回来了,我就带了 。戴了一段时间,有一天,洗完澡出来就忽然发现观音像不见了。我见得很奇怪啊,因为进卫生间的时候我还记得摸了摸那玉的,怎么出来就不见了呢 ?就又进卫生间去找,后来爸妈也进来帮我找,我家卫生间不是很大,3个人找来找去都找不到。我妈最后对我说:“算了,观音还是不能跟着你,大概是水给冲走了吧,冲了就算了。”
   后来,好长一段时间,我很心疼,因为那块玉真的很漂亮,而且当时买的时候很贵的。又过了很很一段时间,少说也有4、5个月的一天晚上,我妈在卫生间洗衣服,忽然叫起来 :“快看,说这不是你的玉吗?”我进去一看,可不就是我的玉观音躺在卫生间中间的地上么!但奇怪的是,红绳子不见了,就只见玉躺在地上。而且在很显眼的地方,我当时就有点晕了 。我不敢带了,交给我妈 ,今年我看我爸带上了。
   我现在带的是我爸去年去峨眉山求回来的,现在这块玉佛也算有点来历了。算是和我有缘分。是去年,我爸退下来了,他们局里安排他们几个老家伙到九寨沟去旅游,说去九寨沟,然后他们几个不就去了么,然后到了四川,我不知道他们是商量好了的呢还是临时兴致来了,就说要到娥眉山去。然后就到了峨眉山 ,到了峨眉山就听说是那个寺里正举行几年一次的开光什么什么的。据说以前的有一次开光什么什么的,寺里特地登了报纸,结果搞的峨眉山路上堵了足5天5夜,所以后来就不敢公开说开光了。我爸他们一听可高兴了,说这次可不就是来着了么!然后几个老家伙噔噔噔冲上山,赶紧的买了佛,交给主持开光了。所以我一直觉得,这块玉佛和我很有缘分。后来,就是上个月发生了一件事情。这个玉佛自从我爸交给我带以后,我就一直没有取下来过。玉佛原来带回来的时候有根红绳子,我就就这那根绳子带了,从来没有想过那根绳子会怎么样,所以也没有检查过。
  上个月的某一天,我不记得是谁忽然和我说,我现在真想不起是谁告诉我的了,他说,你那块玉的绳子就快断了。我一看,可不是么,就有那么一点点一点点连着了,如果那时没有发现,再过几个小时或者最多一天,就得完全断了,那我的玉可就找不着了。可是我想不通,那人是怎么看到的。因为要绳子要断的地方,就是穿过玉佛上那个穿绳子的窟窿的那里。而且,我是贴身带的,佛像放在我胸口处,没有能看到啊,就算是偶然放出衣服外头来,谁去看那里啊。可是就有人告诉我绳子要断了,要我小心,问题是我还真想不起来那人是谁了。
已记录


原生态特色礼品:沉香 紫檀 黄花梨
水影凝月
Administrator(管理员)
级别:东方不败
*****

受欢迎度: 190
在线 在线

帖子: 24375


451314485
个人网站 电子邮件
Re: 鬼故事群
« 回站内短信 #32 于: 十一月 30, 2005, 09:54:31 am »

 由于近期静喧语默本来同讲的第33个故事.
  33 车夫
  在民国时期的北京,有一个人力车夫,由于生计所迫,他不得不每天拉车到很晚。
   有一天深夜他在劈柴胡同的大宅门外,拉了一位拿着大皮箱的年轻的小姐,去往骡马市胡同,刚开始的时候,还没什么,可到后来车竟然越拉越沉。可那位小姐,出手很大方,所以车夫又不好把车停下来,只有这么硬着头皮的往前一步一步走。
  终于到了目的地——骡马市胡同的X府,车夫招呼小姐下车,可那位小姐却让车夫帮他去叫开X府的大门,说让里面的人帮着她来搬箱子,并且有很大放得给了车夫赏钱,车夫很高兴,就急忙走到X府门前,叩打门环,叫出了里面的下人可没想到,车夫的人力车上,除了一口黑漆漆的棺材,那还有什么小姐……
已记录


原生态特色礼品:沉香 紫檀 黄花梨
水影凝月
Administrator(管理员)
级别:东方不败
*****

受欢迎度: 190
在线 在线

帖子: 24375


451314485
个人网站 电子邮件
Re: 鬼故事群
« 回站内短信 #33 于: 十一月 30, 2005, 09:55:08 am »

  今夜你的容颜讲的第34个故事
  鬼打墙
  各位听众,晚上好!本次的故事是另一种形式的鬼打墙。
  首先感谢我的高中同学为我提供这个故事。这个故事的主人公,是他的爷爷。
  那是很早以前的一天晚上,他爷爷去邻村看戏,散场后徒步回家。那是一个晴朗的夏夜,明月当空,万里无云。他抬头看了看天空,辨明了方向,便迈开大步向自己的村子走去。
  突然,他眼前一黑,大惊失色,伸手向前一抹,赫然出现了一堵墙。向后退时,居然也是一堵墙,左右也能摸到墙,再抬头看天,居然是一片黑暗。
  这个勇敢的老爷爷在刹那之间已经想到了破解的方法。于是他蹲下身子,双手抱头,紧闭双眼,保持这个姿势大概有两分钟左右。睁眼抬头,又看见了晴朗的天空,月亮依然挂在天边,道路依然在自己的脚下,于是,迈步回家,一夜无话。
已记录


原生态特色礼品:沉香 紫檀 黄花梨
水影凝月
Administrator(管理员)
级别:东方不败
*****

受欢迎度: 190
在线 在线

帖子: 24375


451314485
个人网站 电子邮件
Re: 鬼故事群
« 回站内短信 #34 于: 十一月 30, 2005, 09:56:27 am »

小米讲的第35个故事其中是两个小故事
  小米的故事
  我们读大一的时候,我们寝室出了件怪事。那天我不在寝室,和我们寝室的另外一个同学M出去了。但我们没有和寝室的姐妹说。
  但第二天我们回来的时候,我们寝室的姐妹都好奇怪,她们就觉得我们一直在寝室里。还说那天晚上她们听见M的床上有人在轻轻的叹息,还有很小的翻身的声音。她们还以为M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但也没有在意。但等我们回来一说,她们更吓坏了。谁也说不清楚是怎么回事。结果M看着她的床怎么也不敢睡,后来我们就坚决要学校给我们换了寝室。最后换成另一个寝室了。
  我妈妈说她下乡的时候看到过不干净的东西。妈妈很个很爱家的人。当年下乡的时候她分到米,舍不得吃就带回家,那时没有钱舍不得坐车,就自己拿扁担挑回家。
   回家的山路没有路灯,只好借着月光走路。月光下经过一个就是长满草的山坡时,妈妈看见前面好象有个身影,她想自己一个女生走夜路也害怕,就想和那个身影一起走。
   但不知道为什么那个身影一晃就没有踪迹了,妈妈拼命的追也没追到,大声地叫也没人回答,我妈妈吓坏了,就把东西一扔,一个人跑回家。但那时候粮食紧张,妈妈想了想,咬紧了牙叫上我外公又回到那里把东西才拿回家。妈妈说那个身影是白色的衣服,而且是轻飘飘的,从此我妈妈晚上再也不敢一个人走了。
已记录


原生态特色礼品:沉香 紫檀 黄花梨
水影凝月
Administrator(管理员)
级别:东方不败
*****

受欢迎度: 190
在线 在线

帖子: 24375


451314485
个人网站 电子邮件
Re: 鬼故事群
« 回站内短信 #35 于: 十一月 30, 2005, 09:56:53 am »

零度讲的第36个故事
  爷爷
  我从小对爷爷没什么特别深的印象,因为从小就没怎么见过爷
  爷。
   爷爷去世的时候是在我上六年级的时候,当时没有在医院去世,
  而是在我二叔的家里。当时去二叔家的时候非常害怕,不知道为什么,
  就觉得已经是个死人了为什么还要去看。当看到爷爷的那一瞬间,我
  总觉得爷爷在对我笑。后来爷爷火化的时候,我奶奶就不让我去,说
  这几天觉得我特别蔫,不爱说话。再后来,也就没什么事情了,直到
  上了初中后的一个晚上。
  那是夏天的一个晚上,时间大概在10点左右,我晚上在家闲的没事情做,就决定去找同学聊天。结果在走到门洞的时候,我很习惯的就去拉门洞的灯,没亮!我又拉了几下还是没亮。就觉得纳闷,因为这里总有收废品的那些人来偷灯泡,而现在的这个灯泡是我前一天给换上的,没理由就坏了啊 !
  不亮就不亮吧,回头再换一个。这么想着就往前走,快要走出院门的时候,我不自觉的把头抬了起来,就在这个时候,借着外边的月光我突然看见在门后和墙的那个夹角有个黑影。 当时,心里就犯嘀咕,不敢看,可又忍不住不看,就站在那里,那个黑影好像穿了个雨衣,就那样的站在那里,低着头,似乎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
  而突然我吓的连动都不敢动,就呆呆的站在那里,因为我想起小时候在幼儿园有一回下雨,我爷爷来接我穿的就是这种非常古老的绿色带帽子的雨衣。想到这里,我就一步一步的往后退,直到拐弯的地方,撒腿就往家里跑,一口气跑回了家,然后跟我奶奶说了这件事。
  后来我奶奶就站到门洞里面大声的说话:“死老头子,活着的时候你不喜欢你孙子,死了还要吓唬孩子,呸……” 但后来奶奶还是叫三叔去把那件还留在家里爷爷穿过的雨衣给烧掉了。
   我爷爷那时候常年在天津,一个人可能比较寂寞,所以,可能有外遇了,为此家里人对我爷爷都有些看法。大人的态度自然而然的也影响到了我,所以我爷爷也不太喜欢我 。自从这件事情以后,每年我都要去爷爷的墓前,烧点纸,放瓶酒,再聊聊天,增进祖孙感情呢 。
已记录


原生态特色礼品:沉香 紫檀 黄花梨
水影凝月
Administrator(管理员)
级别:东方不败
*****

受欢迎度: 190
在线 在线

帖子: 24375


451314485
个人网站 电子邮件
Re: 鬼故事群
« 回站内短信 #36 于: 十一月 30, 2005, 09:57:17 am »

雀斑讲的第37个故事
  鼓
  
  罗桑是土司的儿子。他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成群的仆人跟着他,但他总是不满足,他要更多,更刺激好玩的生活。
  那是个晴朗的下午,他没让仆人跟着,一个人骑着高头大马出去了。走过山坡的时候,他听见了一个女子的歌声,那歌声听起来就象百灵鸟在歌唱。他寻着歌声的方向走去。
  一座破旧的草屋前,站着美丽的尼码,苗条的身材,蜜色的肌肤,她在洗衣服,一双褐色的大眼睛看着远方,卷起的袖子露出纤细的手臂。
  罗桑被尼码美丽的容貌和动听的歌声征服了。他下了马快步来到尼玛的面前,尼玛看到了罗桑,赶快跪下了,把头趴在地上。罗桑对尼玛说:“你叫什么名字?”“回少爷,我叫尼玛。”罗桑用手托起尼玛的下颚,让她的脸对着自己,尼玛嫌恶地扭着头。
  见到尼玛的拒绝,罗桑更疯狂起来,因为以前,他想要的女人没有得不到的。他拉着尼玛就往屋里拖,尼玛反抗着,她早就知道这个少爷喜欢找女人解闷,不知道糟蹋了多少好姑娘,她奋力地反抗着。扬起了手,给了罗桑一记耳光。然后自己也楞在那里。
  罗桑摸着被打疼的脸,脸色顿时沉下来。他恨恨地说:“呸……你算是什么东西,少爷我喜欢你是你的福气,你敢打本少爷,找死!”
  说着,从马上拿起马鞭,用力打着尼玛,尼玛躲着皮鞭,但脸上依然是倔强的神色。但罗桑的皮鞭还是没头没脸地抽下来,最后尼玛被打晕了,罗桑把她放到马上带回了自己的住所。
  等到尼玛醒来的时候,发觉自己身上什么也没有穿。看到罗桑正用猥亵的目光地看着她,她知道这个禽兽要对自己做什么,但想到要遭这个禽兽的侮辱,就狠下心来,自己把自己的舌头咬断了。罗桑眼看着就可以报复这个打自己的女人,但却让她自杀了。他恼羞成怒叫来随从,让他们把尼玛的尸体轮奸了 ,然后还不解恨。叫人把尼玛的头发从头皮上整个扒下来,挂在墙上,把尼玛的人皮也包下来,找了工匠,做成了鼓。
  而鼓做好了之后,那个做鼓工匠就得了重病。全身溃烂地死去了。罗桑知道后也只是笑笑。一个工匠不值得他重视。有天,他看到了墙上的尼玛的头发,想起了那个鼓,就叫人取来了人皮鼓,让人敲起来,听着“咚……咚……”的鼓声,觉得想睡觉了。刚躺下了,而梦接着就来了,梦里尼玛向着他冷笑,还说:“你个禽兽……你死吧……你死吧……”
  他一下就醒了,鼓声听着是那么的刺耳,他叫人把鼓拿过来,他要看看,手捧着鼓,想起那个女孩的美丽和不驯,笑着说到:“你活着不叫我亲近,死了一身皮不还在我手上。”然后用手敲了几下,就叫人放到仓库里了。
  而过后,罗桑的手和身上总是痒,他不停地挠着,而皮肤也开始一块一块溃烂,他找来很多医生,医生说根本没见过这种病。有个路过的喇嘛来看过之后,只说了“罪孽!”就要离开,而他却叫人杀了那喇嘛,喇嘛说:“你觉得你做的孽还不够吗?”说完,喇嘛不见了。
   没几天,罗桑就死了。而所有摸过人皮鼓的人都死了。
   墙上尼玛的头发在罗桑死去后,也不见了。人皮鼓解放后被当做土司的罪证展览过,但后来就没再听说有人得怪病了。
已记录


原生态特色礼品:沉香 紫檀 黄花梨
水影凝月
Administrator(管理员)
级别:东方不败
*****

受欢迎度: 190
在线 在线

帖子: 24375


451314485
个人网站 电子邮件
Re: 恐怖鬼故事
« 回站内短信 #37 于: 十一月 30, 2005, 09:57:52 am »

  隼讲的第38个故事
  藏刀
  跟团出游有很多的好处,不用操心订机票,订房子,还有专业导游讲解,但是对我这么一个不喜欢群体行动的人来说,跟着一大队喧闹的参观实在是我不能忍受的。所以早早就和导游说好到达之后俺也单独出去溜达,PP的导游小姐考虑到可以少面对一个丑男,也就放了俺一马。
  一个人逛就是爽啊,愿意看多看看,不愿意看也不用等别人。漫步在拉萨的大街上,觉得无处可去,庞大的庙宇有啥可看的啊,我又不是佛教徒,进去什么名堂也看不出来。这种东西往往是统治者欲望的表现,大街小巷才是普通老百姓的,那里应该更加有特色。因此我的出行多数时间是在丈量每一条街,顺便看看能碰到些什么。
  在经过一条小巷的时候,看到有当地藏民在摆小摊。上去看看,有什么好拣的,拿回去送人也错啊。先看了两个小摊,卖的多数是当地的一些手工饰品,没兴趣没兴趣,继续看别的。看到有个摊摆放的都是刀具,这给了我很大的吸引,从小的时候我就喜欢这些东西,估计能碰到一样两样可以要的东西了。大多数刀都很大,携带起来太麻烦了。其中有把小短刀让我很感兴趣。银制的刀身,镂空的图案,刀头是一个银骷髅,眼眶里镶嵌的是两颗小小的未名红色石头。抽出刀身,在寒光闪现之后发出的是淡淡的柔和的光。心中不禁一喜,但紧接着一忧。不知道多少银子能搞定啊。钱纵有一花,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咬牙问价。摆小摊的老婆婆用手比出了一个手指。100?忍了,钱就是用来花的。
  到手之后,不停把玩,对逛街都没了兴趣,渐觉有些困顿,抬手看表,已经下午5点了。回到旅馆随便吃了些东西,味道还不错,能填饱肚子就好。来到自己的单人间半靠在床上,掏出小短刀再次鉴赏,镂空的缝隙里已经因为年代的缘故氧化发黑了。玩了一会,把刀放在枕边,顺手翻开了床头柜上的一本介绍当地景点的小册子,一页一页慢慢的看。。
  
  当刺眼的阳光叫醒我的时候,发现整团人都已经出发继续参观了。洗漱完毕,轻装出门。空气不错,适合漫步闲逛。随心而行,过了几条街,看到一家小商店,于是进去买点水路上喝。在小店里看到一个女孩,T-shirt,运动短裤,背上一个双肩背,也在买东西。看来是一个背包族。出于本性,眼睛直接扫向了女孩的脸庞。嗯,不错五官清秀。正想多扫一些数据下来的时候,被女孩发现了,和我对视了一眼。好在有多年扫描女孩的功力,不慌不忙和老板说道,要两瓶农夫山泉,再要一包绿箭。正当我准备抽出钱包的时候,女孩居然主动问我是否也属于背包族。回答当然是YES拉,说不是的才傻瓜拉。攀谈了几句得知女孩自己来拉萨玩。于是我抓紧机会说,一起?呵呵。
  有佳人陪伴,我发现连我不喜欢的寺庙都透出一种清新的气息,加之女孩滔滔不决的解说。让我对这个城市,这个民族,这种宗教有了更多的了解。她的背景知识多的让我吃惊,看来前期准备做的很足啊。晚饭请女孩在一个小馆里面吃当地特色,吃饭闲聊的同时,我也在品味着这个女孩,除了青春清秀之外,我只能在她眼神中看出一点点很淡的忧伤,但是一闪即逝。
  晚饭之后,我说送她回住处,却发现原来在同一家旅馆。冲了一个淋浴之后,我很舒服的躺在床上看着新闻。天慢慢的黑了,当我调整姿势准备入睡的时候,发现放在枕边的小短刀不见了,奇怪难道放在旅行包里了?当我准备起身去翻找的时候,但身子还在床上的时候,大门自己打开了,进来一个人。女孩穿着紧身背心和一条超短热裤站到了我门口。一步一步走向紧张的我,生平头一次面对如此场景的我又只有一条内裤在身,尴尬,身体发热,同时又有一种冲动。
  女孩一条腿跪在我的床尾,缓缓移动,身子向我压来,双手将我的双肩扳平。结实的胸脯和我的胸膛紧贴在一起,滚圆的双腿纠缠着我的身体。湿润的双唇逼的我难以呼吸。血涌,一只手揽着女孩的细腰,一只手抚摸着女孩的香颈,我努力用自己的双唇向上迎去。
  突然心中一阵混乱,然后是一片安宁,我要对的起将来的妻子。慢慢推开女孩的双肩,我暗示我不能,我不可以。女孩眼中先是一阵失望,接着是忧伤。我看到了什么,是凶狠的眼神,还带着愤恨!女孩向我猛的扑来,把我压到,吻向了我的脖子。哦,那不是吻,女孩恨恨的咬了我一口。我疼的一惊,出了一身汗。
  突然发现我的眼睛是紧闭的,睁开双眼定定神,女孩不见了,脖子上凉凉的,痒痒的。顺手一摸,碰到了冰凉的刀刃,还有滑腻的血。急忙照了一下镜子,一道浅浅的刀口,渗出些许血珠。看了一眼表,是深夜2点一刻左右,可是日期怎么是昨天呢?
  
已记录


原生态特色礼品:沉香 紫檀 黄花梨
水影凝月
Administrator(管理员)
级别:东方不败
*****

受欢迎度: 190
在线 在线

帖子: 24375


451314485
个人网站 电子邮件
Re: 鬼故事群
« 回站内短信 #38 于: 十一月 30, 2005, 09:58:47 am »

郁郁汀兰讲的第39个故事
  朋友的经历
  我的好朋友,黄小姐。她给我讲述的她的经历。大概是小学低年级的时候,有一次她受伤进了医院。当时住的病房只有她和另一个大概30多岁阿姨。那时是夏天,有蚊子,所以她们都挂了蚊帐。
  有天晚上,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黄小姐半夜里忽然醒了,接着她就感到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拉她的蚊帐 。当她瞪大了眼睛看时,发现居然是很多个的小人,虽然没有翅膀,却飞在空中,恶狠狠地“扑……扑……”地拉蚊帐,她盯着那些小人,小人最大的也就1 尺多,很多很小的,身上还有很多毛,那些小人也恶狠狠地盯着她。那些小人看着是想往蚊帐里钻,而黄小姐害怕他们钻进来。她起来用手赶它们来着,这时候她的伤口也越来越疼。
  这样持续了大概有好几分钟,忽然隔壁的阿姨忽然也醒了。也不知道阿姨是不是也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反正阿姨醒了就立刻起来开灯。在开灯那一刹那,小人不见了,黄小姐也松了口气。
  后来我问她,当时是不是在做梦。她说,应该不是,因为她可以知道隔壁床的阿姨醒了,还开灯。
已记录


原生态特色礼品:沉香 紫檀 黄花梨
水影凝月
Administrator(管理员)
级别:东方不败
*****

受欢迎度: 190
在线 在线

帖子: 24375


451314485
个人网站 电子邮件
Re: 鬼故事群
« 回站内短信 #39 于: 十一月 30, 2005, 09:59:08 am »

  雀斑讲的第40个故事
  珠子
  重华用衣袖擦了擦头上的汗,看看自己已经翻整过的土地,笑了笑,从怀里掏出来那颗青色的珠子,对那珠子说:“妈妈,你看见了吗?重华已经长大了,已经会耕作了。”那珠子居然亮了亮,似乎在回应着重华的话。
   远处传来了瞽叟粗大的嗓门:“死崽子!不干活,吃白饭啊?”重华又拿起了笨重的农具,开始了耕作。
   重华的母亲在他很小的时候得病死了。但母亲的样子一直留在重华的记忆里。母亲美丽的容颜和温顺的性格,对重华的爱一直都深深的刻在他的脑海里。母亲临终的时候,拉着重华的手,轻轻地塞给他一颗青色的珠子,用眼色告诉他,让他藏起来。年幼的重华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还是背着父亲收起来了。
   重华的父亲瞽叟是个盲人,每天最喜欢的事情就是喝酒。他的第一个老婆病死之后,他又娶了个老婆,每天的事情仍然喝酒,但新娶的老婆很厉害,他非常怕新娶的老婆。过了一年,他老婆又给他生了个儿子,叫象。
   重华每天的生活是非常累的。早上很早就要起床,给父母弄好早饭,然后,下地耕作,中午回来还要做饭,照顾弟弟,经常连口水都没有的喝,他只好在路过小溪的时候喝上一口。
   这天晚上,重华疲倦地倒在草上,已经睡了。而瞽叟刚喝完酒回来,老婆见了他就开始哭,说:“你不管管你那个儿子,今天带弟弟时,都把他摔到了,是不是想害死自己的弟弟啊?你这个老不死的,就会喝酒……我也不活了……”酒后的瞽叟摸索着从地上找到一块大石头,就奔重华住的草屋来了。而重华正睡的香的时候,突然梦到妈妈对自己说:“快起来,重儿,你父亲要杀你,快跑啊……快啊……”重华一下子就醒了,他起身真的看到父亲拿着一块大石头,朝他的草屋走来,他从窗户上跳出去了,然后跑到树林了躲了起来,他父亲追出来,喊:“狗东西……出来……出来,我今天杀了你……”喊了半天也没有声音,只好悻悻地返回家去了。
   躲在树林里,他的眼泪一串串地落下来,拿出了青色的珠子,把委屈告诉珠子。而他不知道,其实母亲的魂魄就藏在那颗珠子里面。他躲在树叉上睡着了,好象看见了母亲对他笑,温柔地摸着他的头。所有的怨恨都消失了,他知道那是母亲的爱占据了他所有的心。慢慢地重华长大了。
   每天还是为父母做饭,对弟弟很好,乐观地对待自己的生活。慢慢地他孝顺的名声传了很远。甚至于尧帝也知道了。
   尧帝专门从历山脚下把重华找来,给了他一项任务。
   那就是,让重华进到麓山除去山妖。他清晨就出发了,到了麓山脚下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吃了随身携带的干粮,重华又出发了。到了半山腰,天气突然变了,狂风起了,雷几乎是打在重华的头顶了,但每次要打到的时候,总是偏了,重华自己把自己捆在一棵粗大的树上, 认凭狂风和暴雨对自己的吹打,一直坚持着。过了很久,终于天空露出了晴朗的颜色了。
   重华把自己从树上解下来,衣服里的珠子突然说话了:“重儿,快去到山顶上把那颗最直的树砍断。”他惊异地拿出了珠子,珠子在一闪一闪地亮着,“快,没时间了……”珠子闪得更快了。
   重华快步跑上山顶,看到那棵最直的树,拿起石斧就要劈,珠子有说话了:“不行,别劈,重儿,要把根挖出来。”重华开始挖根,用自己的手,和石斧,终于把根挖出来了。而怀里那颗珠子一跃跳进了树坑,转眼就不见了。重华知道山妖不会再出现了。
   “母亲……母亲……”他发现母亲成了虚幻的影子在半空中,“重儿,你自己多保重……重儿……”母亲站在彩虹上飘去了。
   重华跪在地上,直到看不见母亲的影子,但他没有哭,他要带着母亲给他留下爱,继续生活下去。
   重华出了麓山之后,被尧帝重用。成为了一代圣明的君主,他就是舜。
已记录


原生态特色礼品:沉香 紫檀 黄花梨
水影凝月
Administrator(管理员)
级别:东方不败
*****

受欢迎度: 190
在线 在线

帖子: 24375


451314485
个人网站 电子邮件
Re: 鬼故事群
« 回站内短信 #40 于: 十一月 30, 2005, 09:59:37 am »

  阿芒讲的第41个故事
  加油站
  已经连续下了一天的暴雨没有丝毫减弱的迹象,前挡风玻璃上的雨哗啦啦的象瀑布一样,而雨刷器疯狂得挥舞着胳膊,才能看出路灯模糊的光影。“哎呀,SHIT,过了凌晨12点,93号汽油又要再 涨两毛多了”,小冯一面暗暗咒骂,一面狠狠的踩下了油门。可惜,开了十几年 的富康车早已失去了往日的激情,发动机几声底气不足的怪叫后,速度指针仍然 在100左右徘徊。小冯无奈的叹了口气,心情更是跌到了谷底。
   也就是晚上11点的左右吧,小冯碰巧在网上看到油价明天上调的消息, 几乎是出于司机的本能,1分钟后小冯已经驾驶着他家那辆“祖传”的富康车奔向 加油站了。20分钟过去了,小冯的任务还没有完成,“运气真背,前面几个加油 站的93号油都卖完了,有没有这么巧啊,就是想拖到零点后涨价,这群JS”,其实,小冯很清楚骂归骂,在JS面前老百姓永远只能干瞪眼。现在,他只能抱着一丝侥幸的心理,祈求那个加油站能够良心发现让他能占中石油的“最后一点便宜”。
   突然,在模模糊糊的车窗外,一晃出现了熟悉的方形屋顶。刷拉,在溅起的一片水花中,富康划出一道漂亮的弧线,开进了加油站。刚刚停稳车,一位穿着蓝色工作服的工人就跑了过来,虽然灯光明亮,看依旧看不到那师傅的脸,但小冯还是着急地问:“师傅,93号油,93号油!没有了?”,看到工人师傅摇摇头,小冯刚刚燃起的一点希望又破灭了,“咳咳...这位先 生,虽然93号油卖完了,不过,还有些我们自己勾兑的油,油品不比93号差,你要来点吗?咳咳……”
  “当然……”小冯说道。
  小冯到现在也想不明白,那时他那么痛快的交了钱,让那位师傅
  给他加满了汽油,一切都好像在模模糊糊的状态下那么自然的完成
  了。等他回过神来,已经开出加油站很长距离了。窗外的雨依然下的
  很惨烈,时间也过了12点了,终于还是让他赶上这个“末班车”了,
  小冯现在的心情空前的好,一脚油门又狠狠的跺了下去......出人意料
  的是,发动机猛然爆出了一阵强劲的轰鸣,车子好像野马一样冲了出
  去,小冯甚至感到自己的后背紧紧的贴到了座椅上。这...这是怎么了,
  好像一下子富康变成了F1,速度表飞快的攀升,110,130,150...180...
  哈哈哈,太爽了,太爽了,在无人的雨夜,驾驶着一辆时速200公里
  的超级赛车,哪个男人没有这个梦想......几乎不用10分钟,小冯就到
  家了,恍恍忽忽的下车、上床、睡觉,一切都好像梦一样。
  早上快10点钟的时候,小冯还是被隔壁装修的声音吵醒了。
  摇了摇昏昏沉沉的脑袋,他又想起了昨夜的经历。飞快的冲到楼下,
  脏兮兮的富康就停在楼下,上车、启动、加速,嗡嗡的轰鸣声告诉小
  冯,他的爱车已经完全复活,而且这绝对不是在做梦。小冯美滋滋的
  开着重生的爱车在马路上飞驰,很多驾驶奔驰、宝马的司机都不相信
  刚刚一晃而过的是一辆普通的富康,纷纷推测那一定是新出的某种赛
  车吧。
  跑了1个小时,小冯的高度亢奋转化成了铺天盖地的疲劳,随便
  找个地方吃了些东西。他的好奇心压倒了一切兴奋,究竟昨晚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围着车仔细的看了又看,黄泥糊满了车身,一点都看不出原来的颜色,难道是昨晚加的汽油?他缓缓的打开了油箱盖,刺鼻的……汽油味?等等,这不是汽油味,这不是……人血的味道吗???……啊!!!!!!!
   距离那个雨夜已经过去一周了,小冯脸色苍白的坐在床上,收听着收音机里关于那个“神秘加油站”的报道。呼,他长出了一口气,果然,新闻里没有丝毫关于那个加油站的报道,当然也没有报道那晚在加油站附近被他撞倒并生生轧过的那位夜间骑车人。
  嘿嘿嘿,小冯一周来终于发自内心的笑了,今晚,我还要去加油....
已记录


原生态特色礼品:沉香 紫檀 黄花梨
水影凝月
Administrator(管理员)
级别:东方不败
*****

受欢迎度: 190
在线 在线

帖子: 24375


451314485
个人网站 电子邮件
Re: 鬼故事群
« 回站内短信 #41 于: 十一月 30, 2005, 10:00:01 am »

  今晚你的容颜讲的第42个故事
  疯子日记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前言
   一直以来,我总觉得在我的身体里住着不止一个灵魂,我总是定期,不定期的用不同的身份去生活,用不同的眼光去感受世界。有人说我是个疯子,我从不这么认为,可是既然我没疯,那么就是这个世界疯了。于是,我养成了写日记的习惯。我的日记记得不仅是我的经历,也包括了很多和我一样人的经历。
  2005年6月22号 晴 高温
  
   住在我隔壁的是个叫冷雨的漂亮女孩,她有一头柔顺的秀发。在我的印象中,她总是独来独往。听说她是一个护士,每天下午在八宝山附近的一个医院上班,深夜独自走夜路回家......这已经持续了很长时间。
   我并不是一个龌龊的人,更无意打探别人的隐私。但是,不得不承认,我的好奇心大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终于,在一个晴朗午夜,我跟踪了她。
   清冷的月光照在一座公墓的大门上,冷雨径直走了进去。说来也怪,明明刚才还是冷冷清清的公墓,突然之间就热闹起来了,有遛鸟的老头,打太极拳的老太太……一个戴白帽子的小女孩站在了冷雨的面前,冷雨站住了,看着她,并没有说话。旁边的一个提着鸟笼子的老头凑过来告诉冷雨说:“这个小姑娘是得白血病死的,刚刚才下葬,化疗把头发都化光了。”戴白帽子的女孩说:“姐姐,你的头发真好看,给我好吗?”冷雨冷冷地说:“不行,你的坟头也有草,我的怎么能给你?” 小姑娘并不打算放弃自己的决定,过来就拽冷雨的头发,随着一团团的头发掉下来,瞬间就变成了草。这时冷雨转过头来看着我:“帮我梳梳头发……我头发乱了……”说着向我扑来……
已记录


原生态特色礼品:沉香 紫檀 黄花梨
水影凝月
Administrator(管理员)
级别:东方不败
*****

受欢迎度: 190
在线 在线

帖子: 24375


451314485
个人网站 电子邮件
Re: 鬼故事群
« 回站内短信 #42 于: 十一月 30, 2005, 10:00:22 am »

 雀斑讲的第43个故事
  一生
  从小的时候,我几乎就不睡觉,但我总是在天黑的时候一边喝奶一边闭上眼睛,让妈妈知道我睡觉了。然后等妈妈和爸爸的呼吸声均匀了之后,我又睁开了眼睛,看着黑黑的屋顶,听着亲人们的匀称的呼吸声,开始了我的想象。
   好象在记忆的天空里,几百年?几千年?我记不得了。我只记得天空是蓝的, 我站清澈见底的水边,一边梳理羽毛,一边大声的鸣叫着。那是我吗?我原来不是人吗?
   我从自己的遐想中走出来。我还是我,现在的我叫于尚福,一个普通而又普通的男孩,一个很俗的名字。但在我两岁的时候,父亲发现了我的不同。他发现我看过一眼的字就会记得,学过一次的歌谣就可以流利地读出来。虽然我的话还说得不太好,但已经可以流利地讲出电视新闻的内容,父亲兴奋的好几天都没有睡好觉,因为在夜里我一直看着他。
   父亲给的知识明显的已经不够了,我开始了自己看书,而别人不可能想象,我一个两岁多的小孩,自己看书,而且是一本正经的看些百科类的书,而不是小孩该看的故事书。
   到了夜间,我把自己看过的书在脑子里分类整理,然后储存在我的记忆里。而我慢慢地长大了,比起同龄人还略矮些。我六岁的时候就和父母说要一个房间自己住,他们全被我吓住了。
   因为我的秘密快要保不住了,我发觉自己的胳膊下面开始长出银色的绒毛。那是翅膀开始成长的初期。我开始上小学了,虽然不是非常用功,但在一年里,已经完成了小学四年的课程,因为我怕自己没有时间了。然后用一年读完了五年级到初三的课程,我在九岁的时候直接考了高中。而且也考上了重点中学的高中。又用了一年时间,我开始准备考大学,我要给父母惊喜。
   高考终于结束了。我十岁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清华。看到父母惊异的目光,我开心地笑了。翅膀的绒毛已经长成了,我甚至不感让父母知道。我知道自己不是怪物,但我肯定不能和他们说明白。
   我权衡了很久,决定尽量让他们少悲伤。我在出去的路上,碰到了一辆卡车上,然后,肉体受了重伤,被送进了医院。
   父母看着我流泪,我心如刀绞,但想今生缘分已尽。便让肉身死去了。
   在父母的梦中,我告诉了他们我是谁,他们还会有个漂亮的小女孩的。然后扇动我的翅膀去了属于我的世界。
   《山海经》有云:有鸟焉,其状如鸡,而三首、六目、六足、三翼,其名曰尚付,食之无卧。
已记录


原生态特色礼品:沉香 紫檀 黄花梨
水影凝月
Administrator(管理员)
级别:东方不败
*****

受欢迎度: 190
在线 在线

帖子: 24375


451314485
个人网站 电子邮件
Re: 鬼故事群
« 回站内短信 #43 于: 十一月 30, 2005, 10:01:07 am »

  冰凌讲的第45个故事
  春游
  我说的故事年代也不是很久,是我在上小学的时候,大约是3年级开学,春天啊,桃花盛开的季节,老师组织我们去春游。
   我们那老师就把我们领到了一个废气铁路旁的一个小树林。说他是树林 也不怎么合格,就那么几棵树在,还有个土堆跟小水坑。
   老师就让我们自由活动了,等把自己书包里吃的喝的基本消灭到之后,一群无聊的孩子就开始打那个土堆的主意,也不知道怎么的就把人家那个土堆给挖开了。好家伙,里面棺材一口。
  小伙计们好奇啊,是什么人把棺材埋这啊?就把人家的棺材盖给掀起来了,把人家的头啊,腿啊,胳膊啊……什么都拿出来了。
  因为死的年代久了,都成了白骨。小伙伴们当时就地就开了课堂,主题:人体骨头的的区分。
  上了一会课感觉没什么意思了,就把人家的头给扔到刚才说那个水坑里了,收拾东西就想回学校了,老师选的春游的地实在是没什么意思。
  这个时候,老师看到了棺材,就问是谁把这弄开的啊,都没人出声
  有胆大的老师看看了,就问:“人家的头呢?” 我同桌的一个特坏的小孩就说,在水坑里呢,我们刚把他给扔下去。
  老师开始教训我们:“你们怎么能把人家的头给分家的了?赶紧给人家放回去!”同学们一听,老师下命令了,扑通扑通就下水坑了5、6个人开始捞啊晕,估计当时捞了有10分钟了吧,好不容易我那同桌喊着:“ 我找着了……我找着了!”好家伙那个得意啊!上来后把人家的头给放到棺材里,老师说:“好了我们回学校了。”
  大家排队,排队的秩序就是同桌同桌一起走,我就找我同桌,也没找到人,还让老师K了一顿,气死我了。一会儿就听到我同桌在后面喊我,说:“你等等我啊!”我说:“等你干吗啊,没意思 !”他说:“我给你看个好东西。”他一边打开书包一边说:“我可是为了这个把我的好吃的都扔了啊。”
  我一看,晕,他又把人家的胳膊给带回来了两个。吓得我SO家伙就跑了,他居然还用他那摸了骨头的手拉我的手, 快恶心死我了。具体到最后,骨头是怎么处理的,我也不知道应该是送回去了,为什么不知道结果了呢,是因为我跟第二天就跟他打架了。春游结束 。
已记录


原生态特色礼品:沉香 紫檀 黄花梨
水影凝月
Administrator(管理员)
级别:东方不败
*****

受欢迎度: 190
在线 在线

帖子: 24375


451314485
个人网站 电子邮件
Re: 鬼故事群
« 回站内短信 #44 于: 十一月 30, 2005, 10:01:37 am »

  隼讲的第46个故事
  军训
  我们大学的时候,军训不是在学校里面。而是在校外,一个地方军队专门培训学生的地方,在大兴的魏XX的地方,现在都记不得了。
   那是一个大院,分两个大的区块 , 西半个院子是住宿区,东半是操练场,靶场和一个荒废了的军工厂。住宿区可以分为三个主要部分,一幢5层楼,高层给女生住的,1,2层是军队的医疗室和干部办公室 .楼的东边就是许多排平房,里面就是给我们男生住宿的地方拉,一排有7间房子,每个屋子里面住14-20左右的学生,大概有6排左右的样子。平房的东边是一道院墙,院墙外面就是靶场那边了。东区由南到北分别是操练场,靶场和军工厂,有一条小路连了起来 ,这条小路就在院墙的外面。
   我们军训的日子是在9月底,一直到了10底才结束。那个时候,白天很热,晚上又很凉快 ,刚去的时候,我们很老实,什么都不敢做 后来随着训练量的加大和体内继续的油水的减少,我们开始不安分了。军工厂那里有一个小商店,可以买一些东西吃,但是我们从早上7.30到晚上9.30都是要求集体行动的,所以这段时间不能去买东西 只能在晚上10点以后翻墙出去。10月的10点,如果没有路灯,基本上是一片漆黑。但是,那条小路上还是有一个路灯的,就只有一盏。
  所以,我们翻墙出去的时候,基本上都是三三两两的去,很少单个去。 后来和军训班长混熟悉了,班长告诉我们,出去买东西可以,但是晚上不要去靶场玩, 我们问为什么,班长眼珠一瞪:“问什么问?告诉你们别去就别去 !”
   大家在一起的时候,什么都是共产的,买的烟,饼干,饮料,都是大家平分的。所以有些人就想独吞 于是有人买完东西不翻墙回来,而是去靶场那里坐着。因为那里有很多射击用的小平台,可以坐下来休息。他们在那里主要是抽烟,因为烟这个东西分的太快。 后来,有一次在操练场休息的时候,有2个说一次晚上去靶场,听到有女人。
  听不出来在那个方向,但是似乎就在周围 过了几天,我们打算去看看那个靶场,于是去了7个兄弟。到那里看,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一面小土山,前面放靶子,再前面是一个战壕,可以在里面指示射击,战壕向南30米是射击点。中间这30米的地方是沙质土地,我们居然在上面捉到了2个小蜥蜴 白天看了看没什么,晚上又去了4 、5 个胆子大的,他们拿着手电,去看,结果也没发现什么声音。
   现在就该说说当事人了,我的下铺,这个兄弟是内蒙的,人白白瘦瘦的,根本不像蒙古汉子,当然他也不是蒙古族 他睡觉很轻,如果有什么动静,他就能醒过来,和我不一样,我是地震都不会醒的。我们的宿舍最靠近那道墙,晚上睡觉,如果外面月亮很大,你可以通过窗户看到外面白色的地面。我的下铺,他说晚上总是能听到金属撞击的声音,但是不清楚是什么东西,由于刚道的时候,大家还没有适应训练了两个星期之后,大家身体都强壮了不少了,而且精力也比原来好了 训练量,所以即使听到什么,也很快就能睡着。
   我下铺晚上能被这种金属撞击的声音吵醒几次,他这个人还是有一点信鬼神的。于是,有一天晚上,他终于急了,就是要找到那个声音的源头。他想,反正屋子里有这么多兄弟,出事了他可以喊人。入夜之后,他躺着等待着声音的出现,大概到1点左右的时候,声音又来了。他没有轻易行动,先听,据他说,那种金属撞击的声音就像是拉枪栓,他在内蒙的家有一杆猎枪,一杆步枪,所以他很熟悉这个声音。他仔细听,发现这个声音其实不是从外面出来的,而就是在屋子里面。这样他就更有勇气了,下了床,一个人在屋子里面找。最后,他说:“深渊行者,你白天少吃点行不行啊,晚上想吓死我啊!磨牙这种声音!“
已记录


原生态特色礼品:沉香 紫檀 黄花梨
页: 1 2 [3] 4 5 6 向上 打印 
原生态论坛  |  新手上路  |  超级灌水区 (版主: jessie, jessica)  |  主题: 鬼故事,在线鬼故事,恐怖鬼故事,鬼故事集锦 « 上一篇主题 下一篇主题 »
跳到:  

友情链接: 原生态购物网 原生态官方博客  佛珠网  搜狐社区 淑女情缘论坛 沉香
  原生态论坛© 2005~2017, www.sinobuy.cn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SMF 1.1 RC1 Lewis Media.
Powered by MySQL  Powered by PHP  Valid XHTML 1.0!  Valid C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