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obuy
  

你好! 访客. 请先 登陆注册一个帐号.
十月 22, 2020, 02:51:57 pm
论文答辩趣闻 新年祝福短信 淘淘成长日记 可爱发行全攻略 鬼故事一箩筐 杨柳青石家大院 淘淘成长日记
* 首页 说明 搜索 日历 登陆 注册
公告和新闻:现在关注原生态购物网微博 ,转发就送3元  点击进入
原生态论坛  |  新手上路  |  超级灌水区 (版主: jessie, jessica)  |  主题: 鬼故事,在线鬼故事,恐怖鬼故事,鬼故事集锦 0 会员 以及 5 访客 正在阅读本篇主题. « 上一篇主题 下一篇主题 »
页: 1 2 3 [4] 5 6 向下 打印
作者 主题: 鬼故事,在线鬼故事,恐怖鬼故事,鬼故事集锦  (阅读 901842 次)
水影凝月
Administrator(管理员)
级别:东方不败
*****

受欢迎度: 190
在线 在线

帖子: 24364


451314485
个人网站 电子邮件
Re: 鬼故事群
« 回站内短信 #45 于: 十一月 30, 2005, 10:01:58 am »

  静喧语默本来同讲的第47个故事
  大雾
  解放前,在山西榆次县的深山里,有一座废弃了的寺庙,庙宇已经破得不成样子了。里面只有一个老和尚,还呆在那里。
  有一天山里下了大雾,山下村里的一个普通农妇,带着自己的刚满一个月的儿子,赶早回娘家。刚走出山口,就被大雾迷了路。这时那个农妇觉得身后有人拍自己的肩膀。农妇心里很害怕,但还是战战兢兢的回了头 。
  原来在自己身后的,是那破庙里的老和尚。老和尚和蔼的说:“雾这么大,湿气又这么重,路不好走,不如到我的庙里,避避在走把。”
  农妇本已在山里转了不知道长时间,早已经累得不行了,听见老和尚这么说,便答应了。
  到了庙里,老和尚,给农妇端来了热水让她喝,并且把自己的就僧袍撕下来给孩子做尿布,所作的一切,让农妇感到有点过意不去了。
  就放下碗想去帮老和尚干点什么,老和尚和蔼的说“那你就去帮我把你身后的扫帚拿来’农妇答应了,转过身子去找扫帚,(((砰))))的一下重击,农妇眼前一黑,晕倒了。
  半晌之后农妇在一阵阵热浪中昏昏沉沉的醒了过来,她发现自己已经被绑在了破庙的柱子上,老和尚这在摆弄一口笼屉,笼屉上已经是白烟滚滚了。而自己的孩子就放在离自己不远的供桌上,安静的睡着了。农妇挣扎着问老和尚要干什么?
  老和尚说:“不干什么,吃饭而已。”边说边往自己孩子的方向走去……就是这句话,在农妇的耳边如同打了个惊雷,她猛然想起,最近这一代常丢失儿童的事件。
  农妇绝望了,她哭喊着求老和尚放过自己这唯一的孩子,可老和尚却没有理会,当着这位可怜的母亲的面把那个孩子放进了笼屉……
   数周后,其他村里的猎户,因为避雨对进了这座庙,这些平时以狩猎为生的汉子被大殿里的场景吓傻了。大殿里的一根柱上帮着一个已经开始腐烂的女尸,而那个尸体的脚边不远处,却也趴着一具男尸。
  胆大猎户赶紧报了案,仵作来验尸后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答案:男尸是被一节小孩的臂骨噎死的,女尸是精神极度兴奋(也就是大笑)造成衰竭死的。
已记录


原生态特色礼品:沉香 紫檀 黄花梨
水影凝月
Administrator(管理员)
级别:东方不败
*****

受欢迎度: 190
在线 在线

帖子: 24364


451314485
个人网站 电子邮件
Re: 鬼故事群
« 回站内短信 #46 于: 十一月 30, 2005, 10:02:18 am »

  雀斑讲的第48个故事
  惊恐
  听着电话里老公的声音漫不经心地说着:“最近这边有个很重要的工程,我可能要在这里停留一个月。”“一个月?那么久?”我的声音中充满了失望和不安。
   “恩,我也没有办法,不行你去你妈家就住吧!”老公关心地说。“我不去……我自己在家。”我赌气地说着。反正我有电脑就可以了。电脑打开了,猫一如既往地闪着绿色的灯,电脑很正常地启动了。我拿来一桶冰淇淋坐下,输入完密码后,我突然发现我的QQ上一片空白,好友都不知道哪里去了,我傻了。为什么?我反复地一遍又一遍的打开。打开了群,一个也没有了。再打开网页,我的网页全部是不能显示的提示。我觉得空调的冷风似乎从我的脖子后面吹来。我打了个寒战。
  我用手机给星星发了个短信,他没有回,我开始给他打电话,居然说没有这个号码。然后我给骨头发短信,还是没有回,打过去时,连提示都没有,只有音乐“135”的声音。为什么?为什么?我的心里更紧张了,握电话的手里也全是汗。还好,我有容颜的电话,这次不发短信,我直接打了,那边电话说:“您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内。” 还有七月的电话,拨过去是没有人接,我的电话……
   我开着的空调,陡然变得很冷,我觉得自己的汗一滴一滴流下来。
  我拿着手机的手在抖动。
   我家里养的乌龟在拼命地想跑出那个玻璃缸,用力地在里面爬着,把缸里的石头弄得乱响,我心里就更乱了。
   我给同学打电话,但她家里没有人接,只有空洞的盲音。打开电视,里面的内容都是新闻,我关掉电视机。倒在了床上。
   不一会,我的梦就开始来找我了,是那些被误删掉的人,他们来指责我:“为什么删掉我们?为什么删掉我们?我们喜欢听故事……”我一直在解释:“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对不起……”我自己说着说着,就醒了。又是一身的汗,可空调还在用力地吹着冷风。我打了个喷嚏,决定去洗澡。
  打开水龙头发现,里面的水冰凉,看着热水器,很正常的绿色的灯,到底怎么了?我匆匆地冲了几下,穿好了衣服。给父母家打电话,居然一直是占线。 我双手紧紧地抱着自己,不停得打着冷战。
  我关上了空调,还是冷。我蜷缩在被子里,不知道该怎么办。正在这时,电话响了,我不敢接。电话响了很久却看不出电话号码。我不知道该不该接,等接了又是盲音了。
  再次拿起电话的时候,手竟然哆嗦地拨不了号码。终于拨通了父母家的电话,电话里传出母亲慈祥的声音:“云啊!刚才你哥哥打电话来了!你过来吃饭吗?”
  我带着哭腔说:“我马上过来。” 到了楼下,我才发现,天居然还是亮的!打了出租车直奔父母家。到了那里,才知道今天的温度在39度,而我穿了长衬衣和长裤。终于可以放心了,父母那里可能才是最安全。我出了一口气。等我到父母家,家里居然没有人!而一桌子的菜在桌子上摆着,他们去哪里了呢?
   我看着饭,楞楞的发呆。觉得身上的鸡皮疙瘩又起来了。正在这时,窗外传来了父母的笑声。那声音象大旱春天的一场雨一样。父母随后进来了,原来他们等我的时候去看隔壁的一个大妈去了。终于吃了一顿踏实的饭。想起这一天的事情,自己理不出头绪,不知道为什么!
  一天的事情在我脑子里重复了一遍又一遍。我决定回家。
  我和父母说我还是回家,他们说:“反正小明出差了,你就住家里吧。”
   我还是回家去了,抱着破釜沉舟的决心,打开了电脑。小心翼翼地打开QQ,电脑中的QQ里满是熟悉的朋友,星星,骨头,七月,容颜,很多很多,都在摇着头和我说话,都在关心我,眼泪流下来。呵呵,我又回到了这里。
已记录


原生态特色礼品:沉香 紫檀 黄花梨
水影凝月
Administrator(管理员)
级别:东方不败
*****

受欢迎度: 190
在线 在线

帖子: 24364


451314485
个人网站 电子邮件
Re: 鬼故事群
« 回站内短信 #47 于: 十一月 30, 2005, 10:02:40 am »

  二虎是群里新来的朋友,他讲的第49个故事
  学校的故事
  山西的朋友都知道,有两所重点高中很著名所谓北有范亭,南有
  康杰。而我在范亭中学,这个中学有70多年的历史了。老学校,就有很多的传说。而且大家知道,学校一般都建在阴气重的地方上,因为学生阳气重,能镇的住那些东西。
  我们学校有两栋宿舍楼,一栋男生楼,一栋女生楼。现在男生楼在东边,女生楼在西边。其实以前男生都住西边的那栋的,我高一的时候,男女生楼对调。因为有很多女生反应,晚上在走廊里长听见有人走动,还有念英语的声音。出去一看……原来是刻苦的女生在边走边读英语。后来这个女生因为神经衰弱跳楼自杀了。
  后来四楼走廊里就常常出现脚步声和读书声 。而且还从高中英语第一课一直读到最后一课,半夜2,3点也出现这种声音。有胆大的女生就开门去看,结果这个女生……从此英语成绩突飞猛进。女生们都不敢住了,学校就让男生搬到了这栋楼。
  我当时在二楼。故事发生在四楼,走廊里念英语的声音又响起来了。因为之前都听说过这个事情,就在一天晚上做了准备和计划
  要捉鬼。
  这天晚上,到了11点,大家屏住呼吸,等待走廊里脚步声
  一个脚步声终于响起来了,还是皮鞋。由远及近,踏……踏……等到了走廊这边尽头以后,突然停住了。
  老大一声令下,大伙拿着拖把,扫把,钢管,毛巾蜂拥而出
  对这一个黑影一顿乱打。黑影发出了惊天的惨叫,在空荡的楼道中刺耳地回响。地上挨打的居然还说了人话:“干什么?干什么?反了你们了?”好像……好像是教导主任后来一看,果然是这位老兄
  被打得鼻青脸肿,威风尽失,大家那个爽啊!
  教导主任一怒之下,给了参与打斗者一人一个处分。教导主任事件后,走廊里安静了一段时间。大家也渐渐放松了。但在期末的时候
  大家开始每天看书到1、2点,点着蜡烛。有人注意到,从每天12点开始,走廊里又出现了塔塔的脚步声和念英语的声音,好像是个女声。能听得很清晰,是高中英语第三册,最后一课。
  这下大家开始发毛了。但因为上次的处分,谁都不敢轻举妄动。向学校反映,学校只是说知道了,让我们好好复习,大家很失望。
   这天晚上,正是考试前的最后一天。大家疯狂k书,可到12点整,走廊里的脚步声准时响起。这下大家都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就算是鬼,你也是个学生鬼,了解这段时间对我们的重要性,跑出来吓人,真的不对。于是老大说,这次再干她一把,出了事我担着。
  大家又准备好拖把、扫把、钢管、砍刀、自行车链 以及拖鞋脸盆若干,等到脚步声倒了门口的时候,大叫一声冲了出去。看见一个白影晃动,看见人出来就想逃,被一群人团团围住,一顿乱打后就消失了。大家开始打扫战场,什么也没发现,大家松了一口气。但最后的小刘说:“这是谁的拖鞋,不要了啊?”大家一看,一只白色的小棉拖鞋,很可爱的那种,最多只有35号。但男生没有那么小的脚,而且是夏天,谁穿棉拖鞋啊?
  大家狂晕,老大把拖鞋用钢管挑的扔到窗外。一帮人睡了,从此走廊里再也没有读书声了,变成了低低的哭声,隐隐地在说:“我的拖鞋……还我拖鞋……我的脚好冷……”然后一轻一重的脚步声,好像只穿了一只鞋的那种声音。
已记录


原生态特色礼品:沉香 紫檀 黄花梨
水影凝月
Administrator(管理员)
级别:东方不败
*****

受欢迎度: 190
在线 在线

帖子: 24364


451314485
个人网站 电子邮件
Re: 鬼故事群
« 回站内短信 #48 于: 十一月 30, 2005, 10:03:03 am »

 虎贲讲的第50个故事
  爷爷的故事
  我爷爷被调到一个晒盐场工作。晒盐的工作,就是把咸水里的水晒干,变成盐。
  当时的生活条件很艰苦,他们是很多人睡在一个屋子的一个大炕上。每天大劳动量的工作,让这些小伙子们躺下就睡着了。
  但是,有一段时间晚上睡觉的时候,有人经常听见奇怪的声音。后来引起了大家的注意,因为都是部队下来的战士,所以大家警觉性比较高。
  有一天晚上,其中一个小伙子就把电灯的灯绳拖到了自己的手边,准备在听见声音的时候,开灯抓贼。就在当天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奇怪的声音响起来,像人在走路。仔细听,竟然就在床边……
  这时那个小伙子突然拉亮了电灯。他们看见了脱在床下的一双鞋在自己走路。
  而唯物主义的觉悟,提醒他们不要害怕。一开始就有另一个小伙子,把手电扔了过去打那只鞋。但那只鞋好像长了眼睛似的,飞起来给了他一个嘴巴,打了小伙子一个趔趄。另一个小伙子冲过去想要帮忙,可是地上的那一只鞋子,也飞起来给了他一个嘴巴。但是在这之后鞋子飞回地上,平静了。
已记录


原生态特色礼品:沉香 紫檀 黄花梨
水影凝月
Administrator(管理员)
级别:东方不败
*****

受欢迎度: 190
在线 在线

帖子: 24364


451314485
个人网站 电子邮件
Re: 鬼故事群
« 回站内短信 #49 于: 十一月 30, 2005, 10:03:25 am »

  零度讲的第51个故事
  小时候的故事
  我刚到北京上一年级的时候,我家还住在北京那种大杂院的平房。是一个冬天,我晚上洗完脚,去倒洗脚水。因为那个时候,在大杂院里面只有一个公用的水龙头和一个公用的下水道。所以用过的水都要倒进公用的下水道。
  记得那天应该是晚上9点或者更晚一些,我端着个塑料盆刚穿个拖鞋刚跨出门口,走到厨房和厢房的过道上的时候,突然看见头上有一个白色的物体一下子从我头顶窜了过去,那感觉就像是孙悟空踩着云一样。
  我吓的赶紧端着洗脚盆回到了屋里跟我奶奶说了这事。开始的时候我奶奶说那是猫,可我敢肯定那不是猫,再说厨房的高度和厢房的高度差着有大概两米的距离,而且间隔也有3米多,什么猫有那么强跳跃能力呢?但到了晚上睡觉的时候,我就开始发烧。
  第二天,我奶奶把这件事情跟我三叔说了以后,我三叔悄悄的跟我奶奶说了一些话,当时我没有听见。后来我奶奶就在一张红纸上写了“太公在此,诸神退位”几个字,然后贴在房梁上,还在门框上挂了一面镜子。奇怪的是,当天晚上我就莫名其妙的退烧了。
   长大了以后,一次和三叔聊天。偶然间就聊到了小时侯那次经历,我才知道了真像:原来我奶奶在爸爸之前(我爸爸是兄弟中的老大),我奶奶还生过一个女儿,要是活着应该是我大姑。
  在自然灾害那个年月,我奶奶为了能让我爸和我二叔吃饱,所有就给我大姑吃的特别少,那个时候,我大姑才两岁。后来因为营养不良再加上疾病,我大姑在两岁的时候就夭折了。而夭折的地方就在那间和小厨房挨着的厢房里面。
  而那天晚上,我三叔觉得是我大姑还没有安息,才出来调皮捣蛋吓唬我的。所以才会叫我奶奶第二天来准备一些那些东西的。现在觉得不怎么可怕,可当时我记得我吓的腿都软了,当时连人带洗脚盆怎么回的屋子都不知道。
   现在想起来,这可能是我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
已记录


原生态特色礼品:沉香 紫檀 黄花梨
水影凝月
Administrator(管理员)
级别:东方不败
*****

受欢迎度: 190
在线 在线

帖子: 24364


451314485
个人网站 电子邮件
Re: 鬼故事群
« 回站内短信 #50 于: 十一月 30, 2005, 10:03:46 am »

  雀斑讲的第52个故事
  秧歌
  赵阿姨是个单身,一直都自己住在一个小单元里,虽然她是学医的,但身体一直不是很好。
  她几乎没有朋友,也很少有人进过她家。有一次一个订报纸的人在她家门口看了一眼,吓了一跳,里面有个骷髅的模型。赵阿姨什么也没说,就让那人走了。
  赵阿姨最喜欢晚上去跳秧歌,虽然不和别人打招呼,但也能一起跳,成为了她的一大乐趣。一个雷雨交加的夜里,赵阿姨犯了心绞痛,还没等打电话,就不行了。手里的药洒了一地。
   第二天早上,赵阿姨没有出门。到了晚上才出门跳秧歌。这天的秧歌真是带劲,赵阿姨还是和往常一样,不和人说话,但步伐看起来有点别扭。而且,脸色也是铁青。有个人过来问:“老赵,你是不是不舒服?” 赵阿姨什么也没说,别人因为知道她为人古怪,所以也没当回事。但大热的天,赵阿姨还带着手套,帽子。
  就这样,连着过了一周,大家觉的赵阿姨的秧歌越跳越难看了。怎么都象是瘸子在跳秧歌,而且动作也是越来越僵硬。 打鼓的老李眼睛不好,看到赵阿姨以为是张阿姨,过去和她说:“老张,你今天怎么来了?” 赵阿姨还是没有做声,老李说:“你这个人,怎么不吭声呢?”赵阿姨只是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老李开玩笑开惯了,顺手一推,说:“老张,你怎么不说话啊?”
  只见赵阿姨往后一仰,摔在地上了。
  只见脑袋掉了,脸上的人皮被骨头扎得全是狰狞 ,白骨把衣服都弄破了,赵阿姨变成了一对石膏骷髅模型的碎片。
  人们开始慌乱起来了,有叫警察的,有的吓得往家跑。
  警察打开赵阿姨的家的时候,看见赵阿姨的尸体已经开始变质了 ,验尸报告出来说:“已经死亡一星期了”
  
  从此,跳秧歌的队伍解散了。
已记录


原生态特色礼品:沉香 紫檀 黄花梨
水影凝月
Administrator(管理员)
级别:东方不败
*****

受欢迎度: 190
在线 在线

帖子: 24364


451314485
个人网站 电子邮件
Re: 鬼故事群
« 回站内短信 #51 于: 十一月 30, 2005, 10:04:18 am »

  小雅讲的第53个故事.
  这是发生在我自己身上的真事情。但是可以说,纯粹是个心理的过程,。话说两年前,那时候市面上传说着一部鬼片很吓人叫做《见鬼》。肯定好多人都看过,李心洁主演的。
   当时,我还和朋友一起租房子住。当时,我们年轻人在一起,经常就选择看恐怖片。大家肯定记得有部恐怖片叫《山村老尸》吧 ,很多人都觉得山很吓人,我看了一点感觉都没有。可见,我对恐怖片还是有一点免疫的哟!! 可是看《见鬼》却把我吓出了毛病。
   有个镜头,是李心洁的视力渐渐要恢复的时候,去一个老师家里学毛笔字 。正写着,她看见一个穿白衣服的女G,向她扑过来。
  我就在看那个镜头的时候被吓坏了, 停了一秒才尖叫,把我室友都吓得半死 。然后还有个镜头,如果没有猜错,那个真的那部电影拍出来的灵异镜头。 大家看恐怖片一定都有一个经验,就是一旦鬼出现的时候,都会有很紧张的配乐,人物的表情一定也会紧张。而有一个场景,我看见了一个比较违反常理的镜头,而配乐正常,人物对白正常,表情正常 ,不知道在地铁里面还是公共汽车里面。有个老头的影子好象是反射在背后玻璃上面,而且根本看不清楚脸。我估计了一下,如果是一个人坐在那里,最起码样子是能够看清楚的。可一切正常呀,配乐正常,人物对白正常,表情正常。
  当时,我真的觉得相当诡异,也想过会不会是拍摄的漏洞。如果有胆子大的,把这个片子找来看看。我一定不会再看第二遍了!那次被吓得好几个月都怕一个人。
  正巧,那时候我租的那套房子隔壁又有个老太婆去世了。院子里面天天放哀乐,气氛好吓人。我有个朋友对这些很敏感,到我家里面。
  来了一次就不来了,只是说:“你最好在床底下摆碗水。”我照她话做了。但是还是很害怕很害怕,每天晚上都睡不着,总觉得有什么。
  而最后治好我的恐惧的居然是游戏〈传奇〉。朋友喜欢打,我没事也跟着凑热闹,结果上瘾了。打了段时间,我想,一有什么老太太什么的,我就用地狱火串烧“他们“ !我是法师我怕谁!那段练级的时间真的很好玩。
已记录


原生态特色礼品:沉香 紫檀 黄花梨
水影凝月
Administrator(管理员)
级别:东方不败
*****

受欢迎度: 190
在线 在线

帖子: 24364


451314485
个人网站 电子邮件
Re: 鬼故事群
« 回站内短信 #52 于: 十一月 30, 2005, 10:04:39 am »

 二虎讲第54个故事
  风水
  山西省组织部有个副部长,是我们那里人。在我们那里已经算很大的官了。据张阴阳讲,这家祖坟风水非常好,长了一堆的蒿草。
   这个副部长提拔了自己一干亲戚
  所以俨然是我们县第一望族后来,也就是去年冬天。这个副部长突然在北京跳楼自杀了。
  而在当地所有被他提拔起来的亲戚都被一撸到底。
  后来张阴阳给别人家看坟,路过这家坟地。顺便看了看,觉得很奇怪原来的风水都被破坏了。蒿草也变成了杂草。但人家没请,他也不好仔细看所以。
  但他大致揣测,可能是有人看着不顺眼。在坟里偷偷灌了水泥,把气全封住了,但到底是不是,没有验证过
已记录


原生态特色礼品:沉香 紫檀 黄花梨
水影凝月
Administrator(管理员)
级别:东方不败
*****

受欢迎度: 190
在线 在线

帖子: 24364


451314485
个人网站 电子邮件
Re: 鬼故事群
« 回站内短信 #53 于: 十一月 30, 2005, 10:05:12 am »

 群里新来的代号为“四”的先生讲了第55个故事
  四的故事
  那时候是夏天。睡到半夜我突然醒了。是一下子就很清醒的那种。 也是在寝室,我也睡上铺 。那时候天很热,所以我门寝室就把通阳台的的门卸下来了。
   我突然就醒了,后来想想很奇怪,因为我是属于睡神那种的,睡觉很沉的。不过当时并没觉得什么,因为我铺的位置的关系。我一睁眼就可以看到外面。
   我睁开眼,看一下外面。天色已经微微发白了我一想时间肯定还早,就打算继续睡于是我就闭上眼,翻了个身,是向着床外的方向。
  这时候,我的手摸到一只脚。现在我还记着那只脚滑滑的感觉,人的脚。我一摸到那只脚。那只脚马上就动了,要从我手里抽走。而且一下子就抽开了。是向着屋顶的方向。 我当时不知道是那根筋不正常,现在想想都寒,居然一抬手就抓住了那只脚的脚踝。
   那只脚只是稍微的挣了一下,没有挣脱,于是顺势一脚就踩在我的胸口上,我一下子就喘不过气来了。两只手用力的往开扳那只脚。却怎么也扳不动,不一会就晕过去了。后来醒来就天亮了。
已记录


原生态特色礼品:沉香 紫檀 黄花梨
水影凝月
Administrator(管理员)
级别:东方不败
*****

受欢迎度: 190
在线 在线

帖子: 24364


451314485
个人网站 电子邮件
Re: 鬼故事群
« 回站内短信 #54 于: 十一月 30, 2005, 10:06:55 am »

 雀斑讲的第56个故事
  红裙子
  小张是个很普通的职员,每天过着朝九晚五的生活。每天看老板的脸色,是他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他经常憧憬找个漂亮的女孩做女朋友。但到了26岁了,还连一个女孩的手都没拉过。
  有天加班到很晚才回家,路上行人几乎没有了。 他走到偏僻的地方,突然听到有个女孩的声音:“救命啊……” 他冲过去,看到一个男人拿着到刀,要杀那个女孩。他楞在那里,不知道该不该冲上去。
  他楞在那里,不知道该不该冲上去。 最后还是决定冲上去了,
  哪知道那男人被他两三下就打跑了,那个女人还在那里哆嗦,他走过去,看看,真是个漂亮的女孩,一身红裙子。
  在昏暗的路灯下,满脸的泪,有中梨花带雨的感觉。他问那女孩家住在哪里,然后送她回家了。 他回到自己的家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关门的时候,突然觉得什么东西飘进来了。
  低头一看,原来是张红纸,就随手扔在沙发上去睡觉了。月光照着那张红纸,居然慢慢变成了那女孩的样子。然后来到小张的卧室门口…… 屋里面的小张睡得很死,那个变身为女孩的红纸人,打开了门走进去了。
  走到小张的床边,叫:“小张……小张……起来看看我是谁啊?”
  小张似醒非醒的揉着眼睛,说我刚才不是送你回家了吗?
  那纸人见状说:“是你带我回来的……”说完,竟扑到小张的怀里。 小张以为自己在梦里,开心的不知道怎么好,抱紧了女孩 。
  女孩温柔地搂着小张的脖子,把头埋在他的胸前,小张觉的自己跌进了温柔乡里了。小张就这样和女孩生活在一起了,但小张却越来越瘦,而且总是脸色苍白,身上起了很多红红的疙瘩,女孩问他是怎么了?小张也说不出是怎么回事,女孩便做了很怪味道的汤给他喝,喝完小张更没有精神了。
  女孩终于在一个深夜吸光了小张最后一滴血,向着他冷冷地笑着,然后轻轻的飞出了窗户,翅膀在暗夜里闪闪发着亮光,一边飞一边唱“红裙子,飘啊飘……”
已记录


原生态特色礼品:沉香 紫檀 黄花梨
水影凝月
Administrator(管理员)
级别:东方不败
*****

受欢迎度: 190
在线 在线

帖子: 24364


451314485
个人网站 电子邮件
Re: 鬼故事群
« 回站内短信 #55 于: 十一月 30, 2005, 10:07:39 am »

  咸甜如血讲的第57个故事
  同学
  丹和小如是H大同班且同寝室的同学,寝室的四个人中她们两个尤为要好。丹生得柳眉凤眼,气质很古典,全身上下透着一股清冷的劲儿。她早入学三年,按这年龄算来她应该还是个刚初中毕业的孩子,但她成绩却是班上最好的,性格内向,有些倔强,话很少,就连暗自喜欢的男孩都不曾主动和他说话。平时除了和小如吃吃饭逛逛街聊聊天好象就没有别的活动,只剩下看书,尤为偏爱离奇怪异的“闲书”。
   而小如则是另一种样子,剑眉杏眼,轮廓分明,人长得是那种放在人堆里都会让人眼前一亮的漂亮。性格开朗的她在学校里就有很多的追求者,但她似乎都不大“感冒”,冷冷对待。对丹,小如仿佛有着“大姐”情节。她照顾丹的生活,带她吃饭逛街,帮她买衣服等等。
  但当丹任性发小脾气的时候,小如也坚决不惯着她,批斗,狠狠的批斗。
  两个漂亮女孩一直是单身,丹有暗恋的对象,但她不知道她所时时关注的这个男孩,是因为被小如拒绝才一直没找女朋友的。小如仍怀念初恋的男友,不肯开始新的恋情,对那些没感觉的追求者,她不会与之有丝毫的瓜葛,因此不用上课不用逛街的日子,她就呆在寝室里,上上网,看看杂志,躲躲“桃花”。
  这天晚上熄灯后,小如躺在床上苦寻睡眠,接到他的电话,他感情上遇到伤痛,想找小如聊聊。自己爱了那么多年的男人感情上受了伤找自己倾诉,小如当然很心疼,因此也就不顾忌了,自己以前深夜也没打过电话,就这一次啦,反正寝室现在有一个人回家了,
   一个睡得像猪一样死,丹是自己小妹,应该不会介意的。于是就一头扎进被窝,听心上人倾诉去了……没想到,丹走过来,黑着脸对小如说:“你睡不着是吗?那你出去打!”
   这时小如心里正难过着,听到丹对自己这么不客气的说话,忍着气没有说话,也没有出去。丹见小如没反应,就抱着枕头,穿着睡裙摔门而出……小如这火就压不住了,心想丹你个小白眼儿狼,我以前怎么对你,跟我耍上了?这个时候电话那头听出了苗头,劝小如不要动怒,并说困了晚安了收线了……
  已经是近凌晨2点,小如坐在床上,呆呆的睡不着觉,寝室里仍旧是对床没心没肺的呼噜声。唉,想通了,丹年纪还小自己应该让着她,出门找找她吧,这个倔孩子真没办法。走廊的灯照得通明,不见丹的影子,水房和厕所都没有人。可能去隔壁寝借宿了吧,这么晚也不好去敲门,明天再说吧。于是小如回到了自己床上,那么响的呼噜声儿,她也睡着了,也许是心累了吧第二天,丹居然没有回来!小如去问了隔壁的几个寝室,都说没有见过丹。小如心里有些急了,丹会去哪里呢?她抱着枕头,穿着睡裙能去哪里呢?因为学校对夜不归宿的惩罚很严厉,决不能让校方知道,况且只是一晚,也许她晚上就回来了呢,小如这样想。 又到了熄灯的时间,丹还没回来。小如依旧失眠,坐在床上想丹的事。
   这个时候小如听见床下有声音!是轻轻的啜泣“小如……小如……我也不想这样,我不想这样的……呜呜……” 是丹!小如翻身下了床,心想 ,好啊你个坏孩子,藏在床底下一天,害我担心!你可真有种!看我怎么收拾你,于是她顺手抄起来大布熊,打算要吓吓丹……小如掀开床单的刹那,眼前全是血!凝固了的、已经发黑的血!
   “啊!”小如混身是汗,坐在床上——原来是梦,不晓得什么时候睡着了。看看外面,天都要亮了,不晓得丹在哪里,小如焦急的想。之后的三四天里,小如只是上课瞌睡几下,晚上几乎没有睡过,恍惚中总是发梦,梦见的又都是丹,不是丹哭着承认自己错了,就是黑着满是怨恨的脸说是你害了我是你害了我……
   小如每次都是带着泪水清醒过来,发呆坐到天亮。 就这样过了一星期,小如瘦了好多,憔悴了好多,而其他人也怪怪的,对小如冷淡得很,简直是漠视,都没有人来问小如丹到哪里去了,丹和小如平时的人缘都不错的,怎么突然变得那么无情呢?
  又是深夜,小如已经习惯了,每到这个时候就坐在床上听着对床的呼噜,呼唤丹。这个时候,有冰冷的挠门的声音传来(寝室定的习惯,进自己寝室不用敲,要用挠的。)是丹的声音,边挠边说,“小如,是我啊,丹!…… 我回来了,你快点开门,开门呀……”继续挠着“小如?小如?快给我开门啊……”小如心里怕怕的,想起前几天的梦,现在还真的不敢去开门了。丹在外面催着,声音越来越生气,挠门的声音也越来越大……对床真的是猪吗?她怎么听不见?
  门外的丹已经带了哭腔,不管了,小如决定起身要下去开门,脖子上的玉配却缠在床栏上,奇怪,以前从没这样的情况,怎么还缠得那么紧,丹更着急在门外催着,小如顾不得那么多,猛一用力,玉掉到地上,碎了。“丹,丹,来了,我来了……”小如连跑带跳的开了门……门外却什么都没有,迎面吹来了一阵风……
  小如坐在电脑前发呆,寝室有人上课回来了,说“哎?丹你回来啦?!……”丹?! 小如连忙转身向丹的位置望去……没有,并没有丹。转身回来的瞬间瞥了眼镜子,错愕的看见,镜子里已经不是自己憔悴的脸,而是丹诡异的笑……
  一星期以后,人们在学校边上树林的一个树洞里,发现一具女尸,抱着枕头,穿着红色的睡裙,面部模糊,经辨认,是失踪了一星期的H大女学生小如,奇怪的是尸体腐烂程度有两个星期,死因不明。
已记录


原生态特色礼品:沉香 紫檀 黄花梨
水影凝月
Administrator(管理员)
级别:东方不败
*****

受欢迎度: 190
在线 在线

帖子: 24364


451314485
个人网站 电子邮件
Re: 鬼故事群
« 回站内短信 #56 于: 十一月 30, 2005, 10:08:00 am »

  四讲的第58个故事
  要求
  我门老家那里有一个庄子。
   今天说的故事就是庄子里的一个老太太的事情。
   老太太是她男人的第二个妻子。前一个妻子很年轻就死了,留下了一个儿子。后来老太太就嫁过来了。嫁过来的时候她也很年轻,可是她觉得那个没了娘的小孩可怜,就没有再生育。
   可是婚后丈夫对他不好,但她还是一心和丈夫把儿子养大。后来他丈夫也去世了。老太太又帮儿子娶了媳妇。儿子对老太太很孝顺,就像对亲妈一样。
  可不幸的是,儿媳妇对她很不好。而儿子常常外出打工。儿媳妇常常折磨老太太。不久老太太就病倒了。而且很快就撒手而去了。儿子从外地赶回来,忍着悲痛把老太太和父亲安葬在一起。
   可是没过两天就出事了。那天中午正吃着饭,儿媳妇扔下饭碗就晕过去了。再醒来时,声音语气神态都已经变成了老太太的,大骂儿媳妇不孝。众人都不知所措。
   这时想到老太太生前很疼爱孙子。就叫孙子过去劝她,说:“奶奶,我妈已经知道错了。她平时对不起你。你就不要和她计较了。你还有什么事我帮你办。” 她嘟囔了一阵子才说:“我不要和你爷爷住一起。他把你们给我的钱都抢走了。还打我!”孙子说:“都已经埋到一起了。你说该怎么办阿奶奶。”
   她就叫孙子做一个木匣子,然后找一块砖头写上她的生辰八字。放到木匣子里。再把木匣子埋到别的地方去。于是老太太的儿子就忙着去办这件事。 不巧木匠做木匣子的时候做窄了一点。砖头平放不进去。于是就斜着放进去了。 下葬那天,这边匣子还没有放下去。家那边老太太又上的儿媳妇的身了。叫着:“房子那么窄,我翻个身都不行。。。。” 到后来,又重新做了个匣子。下了葬,才算平静。
已记录


原生态特色礼品:沉香 紫檀 黄花梨
水影凝月
Administrator(管理员)
级别:东方不败
*****

受欢迎度: 190
在线 在线

帖子: 24364


451314485
个人网站 电子邮件
Re: 鬼故事群
« 回站内短信 #57 于: 十一月 30, 2005, 10:08:47 am »

今晚你的容颜讲的第59个故事

  疯子日记(二)
  我是个平凡的人,貌不惊人,才不出众。在一家外企做最低级的小职员,低级得他们甚至不愿意承认我是同事。活干得最多,钱挣得最少那种。加班更是家常便饭。今天也是如此......
  我拖着疲惫的身体走出公司大门,夜色正浓,灯火阑珊。写字楼前的那条狭窄的马路此时空旷而沉寂。几点寂寥的车灯从远处驶来,照亮天际又消失在目不能及的黑暗,刹那间的光华一如划过长空的流星,预示着一个故事的到来。
   车子的颠簸让我从恍惚中醒来,我发现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已然/赫然/居然坐在一辆没有司机,没有售票员的巴士中。巴士带着我穿过厚重的时光,驶向无边的黑暗......
  最终,车子停在了一个废弃很久的荒郊车站。月朗,星稀。一丝虚无缥缈,若即若离的清冽女音穿过万水千山,飘过沉沉黑幕飘进我的耳中:十年生死,两相知,两相伴,两相随,两相怨。伤离别,恼离别,悲别离,恨离别,千言万语化作相思泪......
  随着歌声,一个手抱琵琶全遮面的宫装女子出现在我面前,衣袂飘飘欺霜赛雪。她一出现,就带给我阵阵凉意。她说:“公子,奴家唱得好听吗“?“公子”?天哪,这是什么时候的称呼呀?我学着电视里古装戏的腔调对她说:“小姐的歌声堪称天籁,真是余音绕梁,三日不绝呀!”“知音难求,公子请随我来……”她留下这句话,向前飘去,我是个粗神经的人,在这个不寻常的时候,我首先想到的不是害怕,而是那三个字---仙人跳。
   从来不承认自己是一个龌龊的人,但我一向是不善于以最险恶的用心度量所碰到的人和事.转念一想荒山野岭的,似乎仙人跳也就不那么可怕了(由是观之,大概我的确是个很龌龊的人),曲折的山路似乎无穷无尽,一直绵延到天际。终于,宫装女子在一个山洞前停了下来。阵阵阴风从洞中吹来,带着丝丝腐臭的味道,死亡的气息。女子说:“公子,你想看看奴家的脸吗?”不等我回答,琵琶从她怀中掉落,于是,我看到了一张,破碎、腐烂的脸。从她破碎的嘴里,吐出了比冬天风雪更冰冷的阵阵阴风:“公子,我漂亮吗?”反应迟钝的我,还没有从震惊中清醒过来,就顺嘴说出:“不漂亮”然后又追加了一句“很难看,说实话有点对不起社会”。从她的脸上,我看到了震惊,也许还有一点点的茫然。然后,她问我:“公子以为什么是美,什么是丑?”对这种佛偈似的问题一向茫然的我,这是居然说出了一句颇有哲理的话:“美如浮光掠影,丑似过眼云烟”。
  破碎的她,破碎的脸,她低低沉吟了两遍,然后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色。向我盈盈一福说到:“为了这句话,我等了一千年,为了这段情,我忍了一千年,今天终于明白了,这句话,我是要说给他听得了,公子,保重,奴家拜别”她抬起头,于是,我看到了另一张脸。容颜绝世,倾国倾城......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我在公司的转椅中醒来,天外已是微微泛白。一丝歌声若隐若现又飘进了耳中:凭谁问,千年梦醒何处,百转千回,空怅望,空悲切,恩怨情仇都随雨打风吹散......
已记录


原生态特色礼品:沉香 紫檀 黄花梨
水影凝月
Administrator(管理员)
级别:东方不败
*****

受欢迎度: 190
在线 在线

帖子: 24364


451314485
个人网站 电子邮件
Re: 鬼故事群
« 回站内短信 #58 于: 十一月 30, 2005, 10:09:05 am »

  雀斑讲的第60个故事
  如玉
  如玉是翠仙楼最红的姑娘,但真正见过如玉的人屈指可数,她是翠仙楼最尊贵的姑娘。
  但接触过如玉姑娘的男人都闭口不谈如玉姑娘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偶尔发感叹就是:“人间竟然有这样的女子,简直是神仙啊!”但被问及到细节,却绝不多说一句话了。
  韩老头找到翠仙楼的时候,老鸨子说什么也不告诉韩老头他女儿的下落,因为,他的女儿就是最红的如玉。韩老头坐在翠仙楼的门口,开始,有个大茶壶来赶他,他说什么都不走,来往的客人很多,看到身穿破衣服的韩老头都嗤之以鼻,韩老头最后被大茶壶领到了后院。
  刚进院,看到了四个大汉,韩老头就想往回跑,但门已经被大茶壶堵上了,韩老头喊着:“还我女儿……你们要干什么?……还我女儿……”老鸨子的声音从黑暗的角落传来:“让他闭上嘴……”韩老头喊到:“你们要干什么?我女儿呢?我是来赎我女儿的……”
  四个大汉一顿暴打,韩老头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了。两个大汉抬着老头要扔到井里,突然听老头说:“你们要倒霉了……等着吧……你们离死不远了……”然后,老头笑了两声,咽气了。尸体被扔到了后院的井里。
  如玉正在梳头,突然,梳子断了,从后背脊椎的地方升起了一团白雾。如玉从鼻孔里笑出来了,那笑声想夜枭般的难听。连床上的李公子听了都是一激灵,他柔声地问:“阿玉,这是什么声音?”如玉袅袅婷婷地走过去,说:“公子,人家笑得好听吗?”说着发出了那沙哑低沉的难听地笑,李公子被如玉的诡异的行为惊呆了……这晚,有人看着李公子行色匆匆地离开了,但如玉的屋子门一夜没有再开过。
  李公子后来到哪里去了,谁也不知道,但是过了几天,衙门来了人说:“李府把翠仙楼告了……说李公子到翠仙楼后来就失踪了……”李府是个官宦人家,害得老鸨赔了一大笔钱。而最近如玉好象一直说身体不好,不肯接客人,老鸨想来想去,决定让如玉接更多的客人,好重震翠仙楼的名声。打定主意,她去找如玉,哪知如玉的房间插着门,老鸨奇怪了,为什么白天还插门?
  老鸨从窗纸的洞中,看到了如玉的房间里,香雾飘飘,如玉正在跳着一种奇异的舞蹈,居然是把四肢可以拧在一起,老鸨看得目瞪口呆,她没有注意到,从窗户的纸洞里出来的烟,慢慢地浸入了她的眼睛,她没有任何知觉地打开了窗,来到如玉的身边,如玉温柔地说:“你来了……”然后从嘴里伸出一尺多长的舌头,而舌头居然是分叉的……
  老鸨从如玉的屋子里出来的时候,神情是呆滞的。老鸨直接回了自己的屋子。第二天,大茶壶进来的时候,发现,老鸨子已经没气了。而只剩下一张皮,摊开在床上。大茶壶吓得像疯了似的,去下人的屋子,发现那四个大汉和老鸨一样,只剩下皮了。
  他跌跌撞撞地跑到如玉的房子里,却看见一群人都在围着屋子。从那些人的嘴里,大茶壶听到了,他们在说:“如玉今天死了……好象只剩下一层皮了……骨头和肉都不见了……”大茶壶一下坐在了地上……
  突然,大茶壶听到了自己的笑声,那笑声象夜枭一样的难听……
已记录


原生态特色礼品:沉香 紫檀 黄花梨
水影凝月
Administrator(管理员)
级别:东方不败
*****

受欢迎度: 190
在线 在线

帖子: 24364


451314485
个人网站 电子邮件
Re: 鬼故事系列
« 回站内短信 #59 于: 十一月 30, 2005, 10:09:42 am »

  七月讲的第61故事,也可以说是经历
  澳门的经历
  我给大家讲一些大三在澳门上学的经历,并不全是诡异的,讲述属实无夸张。
  (一)
  和我同班的人都不住澳门大学的宿舍,学校在外面给我们租了几个小区的公寓,大多在一栋楼的四层、十四层、二十四层,因为当地很信神鬼吉凶,不好的数字租金会便宜一些,只有我和另外三个人分到十五层一套两居室。
  我生活习惯任性,常常深夜搬两把椅子在阳台上一搭,半躺在上面吃东西、听楼下飚车的呼啸声音、趴在阳台的栏杆上看花园里孤单的大狗。有一天大概夜里12点多,隔壁30多岁的男主人突然站到阳台上,有点恨恨地盯着我,冲着我开始大声叫喊。开始磕磕绊绊地嚷了两句国语,我听得很清楚,大概是说妖女你不要回来,后来变成流利得四处飞溅的广东话,我就听不懂了。当时我觉得莫名其妙,不过并没有生气,在我又拿了一个苹果继续啃的时候,我的邻居转身回屋去了。
  过了两天,我和同学韩在书房准备考试。我突然听到客厅里有高跟鞋走动的声音,以为是楼上,隔音效果的问题。后来很清楚地分辨出那鞋子由远而近,一直就冲着书房对面的卧室过来,然后就是门把手转动的声音,卧室门轻声的打开又砰的关上了,声音的方向非常确定。我抬起头看韩,这时候她也抬头看我。书房门是关着的,看不到客厅或是卧室,气氛因为未知显得更加诡异。我和韩好像商量好了一样,马上就一起站起来去开书房门,我当时只是想要把门打开,这样会不那么恐惧,并不想去找到什么。结果刚一开,就已经看到卧室门上赫然多了一道深深的裂缝,在门的正中纵穿上下,裂缝很宽,边缘还露出新鲜的木头茬子。我走过去开卧室门,房间里面没有什么,发现门把手坏了,锁舌完全嵌进门板里转不动。韩开始检查门窗,希望是空气对流的原因,但是所有的门和窗都关的很严,没有地方可以进来风。我俩后来站在那里不动,互相看着笑,当时我很庆幸是和胆大的韩一起,否则可能没被奇怪的事吓倒却被人吓倒了。当天夜里2点,韩从床上爬起来到阳台上找我聊天,我说你当心也变妖女,韩看着邻居的阳台说,这里以前可能有过故事。
  (二)
  下半学期的时候,附近楼里一个外国女人疯了,每天每夜不停地尖叫,高喊简单的葡文句子,我觉得她的思维已经变成扯得乱七八糟的葡萄牙小学启蒙课本。有一天我急着回来取东西,看见她一动不动地站在公寓楼大门前,把密码锁触摸键盘和钥匙孔完全挡住了。我站在离她大概两米的地方等着她累了离开,但是过了很久就这么僵持着。最后我没办法,走到离她更近一点的地方,用葡语对她说“明天见”,希望她能下意识地转身告别。她果然往边上让开一些,好像还冲我摆了摆手。我马上打开门往里走,这时候她从后面拉住我的袖子,用听起来很正常的声音说“明天见”。但是第二天并没有见到,第三天的时候我听别人说,她在当天夜里死了,死的很安静。
  (三)
  有天晚上月亮很好,我打了车去路环黑沙湾,司机有些不愿意去,因为路环岛相对其他地方太远,更因为很荒僻,长长的路上除了中间路过澳门监狱就没什么人烟。黑沙滩是一大片绕海的斜坡,沙子都是黑色的所以得名,再上去是树林,叶子长得密密匝匝连成一片,白天有很多人来海边烧烤,晚上涨潮以后就没什么人了。我很胆小,怕黑,临行前在楼下的超市买了蜡烛和防风打火机。到了黑沙滩发现比我想象的要更糟一些,除了我没有看到第二个人,附近都没有灯光,海潮不断翻腾着扑涌上来急急退去,看上去有一点凶猛。我坐在沙滩上想把蜡烛点燃给自己壮壮胆,蜡烛很好看,杯子里装着好像果冻的东西。可能是空气太潮湿,打火机的火苗每次在烛芯上舔两下就熄灭了。我试了几次都不成功,很沮丧,又有点心慌。当时突然就想到古时候铸剑祭炉的故事,我爬起来,走出很远,到公车站边上的一家小店铺买刀,老板最后只给我找到一把美工刀。我回到沙滩上,把手指划破,但是低估了美工刀的刀刃,又薄又利,口子裂开血一下就涌出来,我赶紧把血滴在蜡烛杯里,按压了一会儿手指。再用火机去点的时候,蜡烛马上就燃着了,应该是由于血里面含一些化学元素,火焰非常的漂亮,彩色的,一圈圈转着向上燃烧,到后来越燃越热烈,变成一片火苗,我怕这蜡烛就在我手上失火,撒了一些沙子把它扑灭。蜡烛灭了我也开始往回走,爬上坡看见已经呆了的小店老板,估计是怕我夜里在海边买刀要轻生跟着来的。快走出树林的时候,我看见一个小神龛,里面供尊小佛,小香炉边上摆个橘子。上前去拜了两下,抬起头的时候里面多了一枝深红的玫瑰,也可能是我一开始没有看清。当天月亮很圆很白,这段经历虽然没什么,可以说是自己连自己都没吓到,但是回忆起来觉得很美。
  (四)
  还有一段是听上一届师兄讲的。他们在氹仔岛街边的露天篮球场打球,场子是水泥的,比马路要低几个台阶。一个男生在投篮的时候,球突然就换了个方向,然后直直的掉在地上,没有弹起来,而是缓慢的在地上一直滚,滚到台阶边居然一跳一跳的上了马路,正好被骑机车拐弯过来的人撞到。那个人乓的斜飞了出去,摔倒在地上就没再起来,几个男生赶紧打了电话叫救护车,最后那个人抬走了,他们也不敢再继续玩,球都没有拿就回来了。
  (五)
  四正说,澳门这个地方感觉很阴。小菲曾经有天睡瘫,就是一般说的魇住了或是鬼压床,看见一个肌肉半透明的高大老人冲她过来,她很害怕,意识上“伸手去握住”了边上人的手,但是马上意识到边上没有人一起睡,赶紧“撤手回来”,那个“人”却一翻手紧紧握住了她。
  老人走到床边,脸朝外背对小菲卧下。小菲居然就在两个“人”中间困了,最终睡到太阳出来也没做梦。
  
  大概就是这些了,那年解释不通的事情多了点,很多方面不太顺,有的时候怀疑自己绝望了,但最终还是可以回来北京继续读书毕业工作,就连那天台风挂八号风球,废弃的楼上突然掉下一块大钢板,砸在我前面一米半,我也可以从上面迈过去,继续前行。
已记录


原生态特色礼品:沉香 紫檀 黄花梨
页: 1 2 3 [4] 5 6 向上 打印 
原生态论坛  |  新手上路  |  超级灌水区 (版主: jessie, jessica)  |  主题: 鬼故事,在线鬼故事,恐怖鬼故事,鬼故事集锦 « 上一篇主题 下一篇主题 »
跳到:  

友情链接: 原生态购物网 原生态官方博客  佛珠网  搜狐社区 淑女情缘论坛 沉香
  原生态论坛© 2005~2017, www.sinobuy.cn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SMF 1.1 RC1 Lewis Media.
Powered by MySQL  Powered by PHP  Valid XHTML 1.0!  Valid C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