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obuy
  

你好! 访客. 请先 登陆注册一个帐号.
十月 22, 2020, 02:05:12 pm
论文答辩趣闻 新年祝福短信 淘淘成长日记 可爱发行全攻略 鬼故事一箩筐 杨柳青石家大院 淘淘成长日记
* 首页 说明 搜索 日历 登陆 注册
公告和新闻:原生态购物网沉香微店热卖 点击进入
原生态论坛  |  新手上路  |  超级灌水区 (版主: jessie, jessica)  |  主题: 鬼故事,在线鬼故事,恐怖鬼故事,鬼故事集锦 0 会员 以及 5 访客 正在阅读本篇主题. « 上一篇主题 下一篇主题 »
页: 1 2 3 4 [5] 6 向下 打印
作者 主题: 鬼故事,在线鬼故事,恐怖鬼故事,鬼故事集锦  (阅读 901839 次)
水影凝月
Administrator(管理员)
级别:东方不败
*****

受欢迎度: 190
在线 在线

帖子: 24364


451314485
个人网站 电子邮件
Re: 鬼故事群
« 回站内短信 #60 于: 十一月 30, 2005, 10:10:10 am »

  郁郁汀兰讲的第62个故事
  易经
  这是我的亲身经历。关于易经的事情,其实我满相信易经的。
  去年5月以前,我还在地市局做一个小小的业务会计。地市局业务会计的待遇是很低的,当时干得很郁闷。而且工作上又遇到不开心的事情,曾经一度想辞职了。
  我是3月份和我先生登记的,当时他在省会工作,我在另一个城市。当时觉得基本上没有什么可能会在5、6年里聚在一起生活。大家都知道,往省会调是很难的。
  但有一次,我在网上到了一个易经的论坛。处于对人生的迷惘,就摇了1卦,问工作。后来,当时的坛主看了就告诉我,我的工作在04年的5月会有变动,能得到长辈的帮助,而且在05年农历2月也会有变动。当时我记得应该是我刚登记没多9,应该是04年的3月这样,当时我就暗暗想,不是把我调到省会局去吧?
  可是真的没有想到,4月的时候,我先生告诉我,他联系了我们省局的人,我调动的事情基本没有问题,应该很快会下商调函。我当时就懵了,心想不会那么灵吧。心里还有点怕怕的。后来先生又问,到了那边想做什么工作,我就说,只要不是会计,扫地我也干。对了,忘了告诉大家,当时看卦的人说,我的工作会变动,但是工作性质不变。我心想,那卦看得总算是有点不准了吧
  一晃1个月过去了,正如解卦的人说的,我在04年的5月调到了省会局。我记得我是5月8号去报道的,当时我坐在人教科长前面,听她安排我的工作,结果她说:XX分局的会计,刚刚调到了审计科,你刚好原来也是做XX业务的会计,所以局里安排你到XX分局去做会计,你觉得怎么样?这时候,我已经无话可说了……只能承认,易经是实在是太强了…………
  前面我说过,当时看卦的人说我的工作04年5月会变动一次,工作性质不变,05年农历的2、3月又会变一次,上调到管理部门。
  这时候,我实际上已经有了看戏的感觉,想看看,是不是真的象卦上所说的,我的命运,是不是已经是注定了的。时间一晃又过了4、5个月,来到04年年底。
  我们省总局决定,成立XX专业局,人员从省会局直接划拨。于是,在05年的3月,我现在的单位XX局成立,我就从省会市局,调到了省局,现在依然是做会计。待遇有了很大的提高。
  当时省XX局成立,机构设置是1个综合管理部门,4个业务部门,以我的资历和原来从事的工作性质,毫无疑问,应该是分配到业务部门。而且,听说局长已经有了局管理会计的人选,基本上我也认为那人,就叫他A好了,比我更适合做企业会计,所以当时已经做好了分到业务部门的准备。可是到了宣布人员名单那天,我居然被分到了管理部门。我真的很惊讶。
  后来,有人告诉我,因为A不慎得罪了副局长,所以副局长在分配人员的时候力保我,我就拣了个便宜。所以现在:2005年3月工作变动——应了。上调到管理部门——也应了。我也没有任何的话好说了……可惜,那个网站后来关掉了
已记录


原生态特色礼品:沉香 紫檀 黄花梨
水影凝月
Administrator(管理员)
级别:东方不败
*****

受欢迎度: 190
在线 在线

帖子: 24364


451314485
个人网站 电子邮件
Re: 鬼故事群
« 回站内短信 #61 于: 十一月 30, 2005, 10:11:21 am »

  薇亦醺然讲的第63个故事
  笔仙
  有天晚上我和我一个玩得好的女孩子(LL)无聊,就说我们请笔仙吧。LL 很兴奋的说好啊好啊然后我们就准备好一应物品开始做事。那天不知道为什么,平常很容易就请到了笔仙的,可是那天特别难请,笔在本位停了很久很久都没动静,我们几乎要放弃的时候,笔动了。
  我们按程序来问他一些问题,如你是不是来了,你说的话是真的吗诸如此类的问题,他都一一答是,只有在我们问你的话是不是真的的时候他就在本位一个劲的划圈圈了。
  我们就说:那我们心诚则灵吧。笔仙就在好字那里划圈圈了。我们问着一些无聊的问题,像今年有没有财运啦,像我以后的老公是姓什么的啊。后来纯属好奇的问了一句:你认识我们吗?笔仙在是字那里划着圈圈,然后又在一字上划圈圈。LL说你是不是认识我们其中的一个啊?笔仙说是
  我就问了,你认识谁啊?笔仙在右字上转啊转啊的。当时我是在右边,LL 在左边的,我就觉得好好笑的,你认识我啊?
  笔仙还是在是字上转啊转的。
  我:那我们是不是有血缘关系啊?
  笔仙:是
  LL :你们是什么关系啊?
  笔仙:子
  我:啊?我是你女儿啊?不会吧?我爹妈都还在呢
  笔仙:否
  LL:你是她儿子啊?
  笔仙:是
  然后这个时候,怪事就出来了,笔仙引着笔在纸上乱转乱转的,但是就是不落笔
  LL :笔仙你是不是在找字啊?
  笔仙:是
  我:那你会不会写字啊?要是会的话,我拿张新纸,你写给我们看吧
  笔仙:好
  然后我们又拿了一张纸,当时我们的手都没有离开笔的,反正纸就在手边,很容易就拿到了。我们拿着笔——其实准确的说应该是笔引着我们——来到新的白氏上,这个时候笔就歪歪斜斜的开始写字了
  笔仙写出来的字很难认,但是我们还是认出来了,是“对不起”三个字 。我们这个时候心里就开始毛毛的了,两个人对视一眼,都不敢问下去了
  半天,我还是问了:“是你对不起我吗?”
  笔仙(自己回到了之前那张有本位的白纸上):是
  我对LL 说:我不敢问了,你问吧
  LL:你为什么对不起她啊?
  笔仙自动又回到那张写了字的白纸上,还是在对不起三个字上打圈圈
  我:你不会是上辈子杀了我吧?
  笔仙:否
  LL:你上辈子欠了她的情啊?
  笔仙:否
  补充一句:我们把两张纸已经放在一起了,所以笔仙要去哪里会自己带着我们过去
  这个时候我心里已经很怕了,我猜到一个原因,但是我不敢说,LL也猜到了,她就敢说,因为不关她的事情:是不是你强奸了她啊?
  笔仙:是
  然后又在纸上歪歪倒倒的写了个杀字
  这个时候我已经怕得不得了了…………
  因为是说的我的事情,然后那个气氛又很紧张的,这个时候我已经怕得不得了了。我尖叫一声,把笔一下子就丢掉了
  LL 赶紧把笔捡回来:丢不得的,你还没把笔仙请走
  我赶紧把手伸出来夹住笔,两个人颤着声音说笔仙笔仙如果你在的话请你转个圈,笔仙笔仙如果你在的话请你转个圈,笔仙笔仙如果你在的话请你转个圈…… 但是笔一动都不动,过了很久也不动,我们就想是笔仙自己走掉了然后就松了手了 。我们两个怕得要死,晚上十点多钟去街上走 。
已记录


原生态特色礼品:沉香 紫檀 黄花梨
水影凝月
Administrator(管理员)
级别:东方不败
*****

受欢迎度: 190
在线 在线

帖子: 24364


451314485
个人网站 电子邮件
Re: 鬼故事系列
« 回站内短信 #62 于: 十一月 30, 2005, 10:20:48 am »

  雀斑讲的第64个故事
  彼岸花
  没有人知道,死后人要去哪里!但是我知道,因为,我就是长在通往那条路上的彼岸花。
  春分前后三天叫春彼岸,秋分前后三天叫秋彼岸。是上坟的日子。 我就是开在秋彼岸期间,非常准时,所以才叫彼岸花。
  我静静地看着每一个路过的即将不存在的人,只要他们看我一眼,就会为了我停下来,因为我给他们最后一次的生前的记忆,而他们把最后一滴血给我留下。这是我们在进入另一个世界前最后的一次交换。
  路过的人太多了,太多的记忆我已都还给了他们,而我却越来越鲜艳。
  每个人要的都不同,一个老教授来到我面前,他向我伸出他满是老年斑的手,我给了他曾经辉煌的荣誉,但他却摇了摇头,他说他想要他的初恋的记忆。我给了他。
  那是一个大雪天,父亲从外边带回来一个小孩,一身的冻疮和一脸的污泥,穿着破棉袄,带着个烂帽子。父亲说是从外面拣回来的小孩,我上去看了看,要拉他的手,他却躲开了我的手。父亲笑着说:“有个性,很好!”
  母亲带着他去洗了澡,再出来时,我却看到个梳着两条小辫的女孩,一张脸居然都是文静。长满冻疮的手,让人看着心里觉得很不忍。母亲拿着治疗冻伤的药,细细地给她抹着,她的嘴唇紧闭着,似乎是咬着牙接受着母亲的治疗。我第一次看到了她的坚强。
  和她在一起,你不会觉得很快乐,因为她是个很压抑的女孩,经受了很多的磨难,她变得很沉静。但她却是个很温柔的女孩,会在你最脆弱的时候给你关心。同在父亲的私塾里读书,她是最好的学生,她珍惜得来的每一个学习的机会。我觉得自己慢慢地喜欢上她了。每一次看她,就有一种心跳得很厉害的感觉,每一次想她,就有脸红的感觉。我想和她说,但她每次都不给我机会。
  终于有一天,她走了,父亲不肯告诉我她去了哪里。我大哭了一场后,大病了一场。病好了之后,我去了北京念书。从此,再也没有她的消息了,但母亲临去世的时候,却对我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她和咱们不是一样的人!”我百思不得其解。
  后来我回老家给父亲母亲上坟,发现父亲母亲的坟旁边种了棵树,没有树叶,只有花,我叫不上名字来的花。我很奇怪,老家没有人了,谁会在这里种树呢?但那树看到我,把所有的花苞都绽放了。我感觉到了……父亲和母亲有人陪了……放心地回了北京。
  记忆结束了,老教授最后的一滴血滴在了我的花瓣里,我的花蕊接纳了,花朵的颜色仿佛更红了……
  彼岸花,花开时看不到叶子,有叶子时看不到花,花叶两不相见,生生相错。
已记录


原生态特色礼品:沉香 紫檀 黄花梨
水影凝月
Administrator(管理员)
级别:东方不败
*****

受欢迎度: 190
在线 在线

帖子: 24364


451314485
个人网站 电子邮件
Re: 鬼故事群
« 回站内短信 #63 于: 十一月 30, 2005, 10:21:04 am »

  二虎讲的第65个故事
  公鸡
   我们那边葬礼上,在头七还是第三天我也忘了,要备一只大公鸡,白色的最好。取血,淋到住宅周围,以辟邪 。
  这张阴阳一次被人叫去主持葬礼,之前他就听说这个人死的不明不白,不到四十岁就挂了。
  他恐怕有事情发生,就作了准备。拿了两只大公鸡……去了一看,
  果然不对劲。棺材都是白茬的,连油漆都没上。那家女主人也没什么悲戚之色。
  各种仪式也都要求一切从减,就是感觉要越快下葬越好,他就生了疑心,而这时,一只公鸡突然叫了,他打了个冷战。守夜的时候,他对这棺材说:“大哥,你要是死的冤屈,就让这只公鸡不流血。”说完他用刀就把公鸡杀了,果然一滴血都没有流。而且,公鸡到死时,那眼睛还瞪着他。
  他把这只公鸡让女主人开水烫了毛,开膛破腹,红烧了吃。还有一只公鸡,他拿起菜刀,一刀就把它的头砍下来了,血喷到对面的墙上,隐隐约约地组成个“杀”字。
  张阴阳从心里打了一个寒战。没见过这么强的魂魄,是来追命的吗?他心里盘算着,幸亏早上带着符咒来的。
  和家属商量开棺的时候,没遇到什么反对,但他老婆的手腕上露出了一道红线,但张阴阳并没有声张,而是默默记在了心里。他打开了棺材,里面的人的形状很难看,但张阴阳刚要离开的时候,死的人眼睛突然睁开了,手里拿了一个刀片,冲着张阴阳就来了。张阴阳把符咒贴在了那个死人的脑门上,死人重新恢复了安静。张阴阳想,可能这家人全是这样了吧?
  看到了死者的妈妈耳后有一道红线,父亲是脖子下一条红线。张阴阳决定,快出去,看到除了那家人,没有外人了,他也告辞了,说了些客套话,出了门,用符咒把门封了。那家人再也没有出来过。
已记录


原生态特色礼品:沉香 紫檀 黄花梨
水影凝月
Administrator(管理员)
级别:东方不败
*****

受欢迎度: 190
在线 在线

帖子: 24364


451314485
个人网站 电子邮件
Re: 鬼故事群
« 回站内短信 #64 于: 十一月 30, 2005, 10:22:04 am »

  GIGI讲的一个经历
  我和我妈去北京的一个旅游景点,叫做千佛洞,
  其实是个被挖空的山洞 ,里面有供奉着一些菩萨,很黑,全凭
  的灯光照明是电灯,勉强可以看见。
  当时有些人见到菩萨就拜,还会给些钱。我妈就让我去给,但是
  我当时一点不相信这个,给钱的时候,把钱塞了一半有拿了回来,呵
  呵,有点财迷哦!猜猜 后来怎么样?
  整个山洞停电,被困住了,被导游拿手电领了出去,当时很害怕
  呢,出了山洞才给我妈说这个事,你们说呢,神明们都在坚守岗位呢 !
已记录


原生态特色礼品:沉香 紫檀 黄花梨
水影凝月
Administrator(管理员)
级别:东方不败
*****

受欢迎度: 190
在线 在线

帖子: 24364


451314485
个人网站 电子邮件
Re: 鬼故事群
« 回站内短信 #65 于: 十一月 30, 2005, 10:23:16 am »

  二虎讲的故事
  回乡
  民国时,有个人要出远门,家里就一个老婆和一个女儿。他很不忍心,但为了生活,也只能跑到外面去打工了。
   在外面三年,到了第二年就收不到家书了。那时候交通不方便,也没有什么人话可以捎话的。所以,他很担心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就把赚了的钱拿着回家了。
  到了村口,看见村口的小店里还有灯火。他归家心切,赶着骡子回家了。到了家里,远远的看去漆黑一片。
   他有些着慌,就招呼了一声,喊她老婆。可很奇怪,他只喊了一声,房子里就立刻亮起了灯。他赶着骡子到了家里,老婆和女儿都出来迎接。
   老婆问他:“吃什么?”他说:“吃饺子。”老婆说:“家里没有肉。”
  他给女儿点钱,就让她出去买。结果他女儿出去很快就回来了,手里拿着很大一块鲜肉,看起来象新割下来的。他有些奇怪,怎么正好有人家杀猪呢?现在是半夜。
   但回家的感觉真好,他也没有在意。包饺子的时候,他看见妻子和女儿不时偷偷地拿生肉吃,嘴角上还挂着血。他心理还想,这娘俩平时太苦了。
   妻子给他换了一身衣服。过了一会,他就想起来应该喝点酒的,就去村口的小店里买酒去了。妻子和女儿都没有注意,还以为他去厕所了呢!
  他走到村口,一进门,看见一堆人在里面喝酒。大家一看他,立刻吓得面色惨白。他说:“我回来了啊!你们到底怎么了?”
  人们拿着灯照他,看见地上有影子才放心了。有个人说:“你好端端的怎么穿一件女人的寿衣?你没回家吧?”
   他一看身上,原来是一件大红大紫的女人寿衣。都烂了,片片掉下。他吓得要死,说:“我回家换了一件衣服,怎么会是寿衣?”
  大家一听面面相觑。有个胆大的说:“你老婆和女儿都死了,你回家干吗?”他大吃一惊,把刚才的经历说了一遍。
   众人也吓得要死。人们说:“你老婆女儿都死了1年了。因为你不在,没有埋,棺材都放在院子里。”他才想起来,怎么回家的时候看见两间偏房,还以为老婆满有本事呢!原来是……
  大家聚在酒馆里,好不容易等到天明。找了法师和几十个壮年
  到了他家,房子早已破烂不堪。院子正中两具棺材,还有一头只剩下白骨的骡子。
  原来昨天晚上的肉是从骡子身上生生爪下来的。法师做了一道符,然后大家把棺材打开。老婆和女儿的尸体栩栩如生,只是嘴角长出了獠牙。法师说:“因为长时间没有下葬,尸体吸取天地精气,成了尸精。现在还是只能在晚上出来,再过几天白天都能出来害人了。”
  于是众人架起柴火,把二个棺材烧了。过程中,棺材里不断发出抓挠声和惨叫声……
  他也离开了那个村子。
已记录


原生态特色礼品:沉香 紫檀 黄花梨
水影凝月
Administrator(管理员)
级别:东方不败
*****

受欢迎度: 190
在线 在线

帖子: 24364


451314485
个人网站 电子邮件
Re: 鬼故事
« 回站内短信 #66 于: 十一月 30, 2005, 10:23:52 am »

  雀斑讲的故事
  桃花
  “小姐,今年的桃花真红啊!”玉香在旁边说着。
  “是啊……”灵秀随口答着。随手折下了一枝,拿在手里把玩。
  “去年路过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吟诗的声音停在不远处。灵秀随着声音望去,一个清秀的文弱书生,拿着把折扇站在了不远处也正望着她。
  不想,天变了,刚才晴朗的天,突然下起了雨。绵绵的细雨,让两个人相互看了一眼,然后,向着相反的方向跑去。象是找地方去避雨去了。
  跑到别人看不见的地方,灵秀甩掉罩衣,一头扎到土里去了,玉香也跟着扎进去了。桃花开得更艳了。
  再次看到灵秀还是个春天,依旧拿着一枝桃花,满身的花香,玉香也还跟在身边,灵秀依旧走在遇见书生的路上,今年不知道还能不能见到那个书生,灵秀心里想着。
  没想到那书生居然靠在一棵树上,两眼望着她。那是种什么样的眼神啊?痛苦……迷茫……深深的相思。看得灵秀心里一疼,灵秀知道,这是自己的劫数,她没有去躲避,看着那书生走过来。
  就在那书生靠近的一瞬,灵秀突然闻到一股很浓烈的血腥的味道,但马上就消失了,灵秀并没有注意到,那是书生打喷嚏时带出来的气味。
  喜堂里的灯光格外的明亮,灵秀和书生终于可以百年好合了,灵秀看着自己珍藏多年的桃花丹,她要用这颗桃花丹和夫君一起再活几百年。
  夫君终于揭开了盖头,呈现在夫君的眼睛里的是面如桃花一样的娇媚。夫君抱住了灵秀,灵秀幸福的闭上了眼睛,但鼻子中的味道突然变了,睁开眼睛的时候,夫君的舌头已经吐出来一尺多长,还分了叉,长衫已经越来越长了,他缠住了她。长衫变成了鳞片,他居然是蛇。灵秀叹了口气,说到:“你为什么不早和我说?”用手来掉罩衣的同时,进到土里不见了。蛇还盘在那里发呆。
已记录


原生态特色礼品:沉香 紫檀 黄花梨
水影凝月
Administrator(管理员)
级别:东方不败
*****

受欢迎度: 190
在线 在线

帖子: 24364


451314485
个人网站 电子邮件
Re: 鬼故事群
« 回站内短信 #67 于: 十一月 30, 2005, 10:25:14 am »

  雀斑讲的故事
  医生
  穿起了天天穿的白大褂,林医生觉得很沉重。
  门诊的时间到了,他走到门口叫了第一个病人:“李桂兰……”林医生突然觉得自己的声音也飘忽不定了。
  李桂兰走了进来,是个六十多岁的老太太,她哆哆嗦嗦地递上了挂号条和病历本。林医生从衣服的口袋里拿出了原珠笔在病历本上写上了日期。然后,将笔插回兜里,对老太太说:“伸出你的右手……然后是左手……”林大夫闭着眼睛号着脉,是典型的无神之脉,林大夫对那个老太太说:“你家属有没有来?”外面进来一个老实的年轻人,林大夫说:“你先把老太太掺出去吧……回来拿药方。”年轻人转眼就回来了,对着大夫说:“大夫怎么样?我妈不要紧吧?”林大夫摇了摇头,开了药方,边写病历对他说:“这副药,你先抓了吃……估计也就拖个两三个月。”年轻人对着林大夫恳求着:“林大夫,您救救我妈吧,您是有名的神医啊……”林大夫摇着头说:“我治的了病,治不了命……这样吧,如果你方便留下电话,我想到合适的药给你打电话……”年轻人留完电话还想说什么,被护士劝出去了。
  一上午的号都满了,忙到中午,还没有休息的时间。林大夫自己都奇怪,为什么今天没有喝水,也没有上厕所。也不觉得累。就是窗外的阳光太照的让人难受,他把窗帘拉好,把灯打开。护士进来了,说:“林医生,您不休息吗?外面还有五个人呢!”林医生没有犹豫地说:“叫号吧!”
  护士又开始叫号了。林医生又开始忙了。
  终于结束了一天的工作,林医生脱下了白大褂。觉的身上轻松了很多,浑身也有种自由的感觉。
  林医生和护士打了个招呼就要离开了。等看到林医生的背影的时候,护士发现了,林医生为什么没有影子?但也没有多想。
  林医生到了家门口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开门没有声音,就直接进去了。而且,也没有听到关门的声音。进到屋里,喝了杯水,感觉到自己很疲倦,就去了卧室,到了卧室的门口,躺在床上,随手掀开旁边的被单,有一具腐烂的尸体正用空洞的眼睛望着他,黄色粘稠的尸水流的满床都是,林医生微笑着……
  过了一会,他坐起来,看了那具已经腐烂的尸体一眼,拿起了
  电话:“喂..是XXX吗,我给你母亲找了一种药,你现在能来我家一趟吗?”
已记录


原生态特色礼品:沉香 紫檀 黄花梨
水影凝月
Administrator(管理员)
级别:东方不败
*****

受欢迎度: 190
在线 在线

帖子: 24364


451314485
个人网站 电子邮件
Re: 鬼故事群
« 回站内短信 #68 于: 十一月 30, 2005, 10:25:47 am »

 新来的朋友babu讲的经历
  
  我一直都很怕想起来的事,估计晚上又要做噩梦了。
  大二那一年寒假,我和我的一个朋友A君一起回家。我们在南京读书,家在盐城 。放假后在学校玩了几天A君在南理工,我在东南。
  要过年了 A君接到家里电话 说他爷爷去世了 要赶快回家 我就叫我姨夫的司机接我们回去
  前半段路的时候,司机说去工地拿一条裤子,
  我说:别去了,还要绕个大弯反正过年还要买新裤子。他说什么也不肯,
  我们后来拗不过他,就答应了。
  就这样,我们回家的路改变了。也改变了另外一个人的命运
  在快到盐城的时候 我跟A君在路上聊天,他说他爷爷很疼他,对他很好。
  我和A君相识多年,所以对他的性格很了解——他很怕鬼。
  我就很喜欢吓他, 所以我说:你爷爷死了,身体很冷, 在家等你给他暖被窝哪!
   果然吓得他不轻,因为他家在村子里有条小路,车开不过去,他肯定要走一段 ,
  而这段路上有一个乱葬岗 (所以他特别害怕)。
  现在想来,真不该说这句话,说完这话,就出事了。
  车前方大概90米,冒出一个老太太 ,
  以飞快的速度横穿马路,当时我以为是鬼,
  因为我没见过老太太能跑那么快的,而且她还包了个头巾。
  乡下的老婆婆喜欢扎个头巾,我也不知道是什么缘故,
  平时看来也没什么特别 但是在那种情况下,真的是很怕人。
  老婆婆飞速横穿马路, 当时车速90(根据事后刹车痕计算)
  只在一眨巴眼的工夫,车很人就撞在了一起,很响很响的声音,没有看到脸。
  只是一个庞大的身躯(老婆婆的可能也不高大,但是她的身影由小变大的速度特别快,所以觉得特别庞大)
  
  扑面而来,直接砸在档风玻璃上,然后就飞了出去。
  挡风玻璃的玻璃碴子很多蹦到了车上 ,
  车撞在桥墩上,只差10公分,我们就集体下河 我第一个下车
  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见鬼了。当时也不知道哪来的胆子,开始找那个老婆婆。先看看车底,没有,
  再看看周围5 0米的地方,还是没有。我叫A君和司机出来 A君打开车门出来的时候是跳着出来的,
  头撞在我的下巴上,我的嘴唇撞破了。据他后来说,如果是车祸,怕踩到车下的尸体。
  这个时候,路边村落里的人听到刚才的刹车声(特别刺耳的)出来很多人。
  司机这时候吓跑了(这毛人,吓跑了,留下我们2个小子)
  村里的人围住我们,问发生什么事,我们就说了 他们也帮着一起找,也没找到。
  我当时在想,就算是撞鬼,但车盖上的那么大的瘪,档风玻璃全碎到底是怎么回事。
  后来有个小姑娘哭着跑出来,说是她久病在床奶奶死在了家里,不知道为什么,浑身是血,像是被什么东西撞过一样。
已记录


原生态特色礼品:沉香 紫檀 黄花梨
水影凝月
Administrator(管理员)
级别:东方不败
*****

受欢迎度: 190
在线 在线

帖子: 24364


451314485
个人网站 电子邮件
Re: 鬼故事群
« 回站内短信 #69 于: 十一月 30, 2005, 10:29:08 am »

  高磊发现自己家的水龙头堵了。明明没停水,但水滴滴答答不肯畅快地出来。今天找了把工具,打算自己把这闹情绪的管子修理一下。别让它把我这大男人当病猫不是?
  
  铁丝伸进管子里,很快感觉到了异物,软软的。“见鬼,什么东西居然能跑到水龙头的管子里?”高磊拉出来,可是他对看见的东西完全没有心理准备。
  
  头发。一团头发。黑色的。
  
  高磊一个人在这住了大半年,顶楼是一对头发花白的老夫妻,这头发是哪来的?奇怪。
  
  但是很快,他发现水池也堵了。这回自己通了半天也没用,于是找来了工人。工人用专业的工具捅了很久,淤积物没被捅下去,倒被捞了上来。又是一团头发。很黏糊,很恶心。把工人吓着了。
  
  没过几天,下水道堵了,再过几天,能堵的地方都堵了一遍。当最后一次,工人从马桶里掏出一团头发时,高磊这个大男人真的被吓得全身发凉了。他拨了拨,头发很长,明显是女人的。可是……这女人的头发,怎么会跑到他的下水管道里?
  
  太邪门了。他不由环顾了一下屋子。没听说这屋子里死过人啊。和一位喜欢道教的朋友说了,朋友建议,最好去找位高人看看,毕竟,这事儿离奇,小看不得。
  
  于是请了高人,做了法事。只是高磊本不是个信邪的人,看着高人神神叨叨的样子,心里却在犯嘀咕:“这到底有用没用啊?”
  
  高人是不是高人,恐怕只有高人自己知道。可是高人倒真的有件法器,是一面古镜,是他学艺的时候从师傅那偷来的。真本事没学到,只好偷个法器平衡一下心理了。这古镜确实能照妖,不管什么鬼,一照马上能显形,也就是说,能让看不见鬼的人看见鬼。但它也就是面镜子,只能照照,没什么杀伤力。好几次高人拿出来把玩,不小心照出了鬼,鬼和以往一样龇牙咧嘴地吓唬人,倒把高人吓昏过去几次。后来他有了心理障碍,一直把它用布包起来,死活不愿意打开了。但这次,高人五迷三道作法的时候,已经感觉到了屋子里深深的怨气。他怕见鬼,但古镜不出,他一分胜算也没有。
  
  夜色本来迷人,但在这种时候,只让房子显得更加诡异阴森。镜子已经多年不见光了,但锈迹掩不住巧夺天工的神秘雕纹,古迹确实有现代文明比拟不了的地方。高人祭镜,又是一番神神叨叨。渐渐的,镜子迷蒙的表面开始变得清晰,淡淡的金光从镜面隐隐地射出。高人举着镜子,照遍了屋子的每个角落。可是什么都没有出现。难道……是错觉?不甘心,再次照了一遍,依然什么都没有。
  
  高磊实在有点信不过所谓的高人了,同样也信不过镜子,他觉这些人用这种伎俩骗钱,真没意思。于是很不敬地一把夺下镜子,一边嘀咕:“这东西照我都照不清楚,还能照鬼?”一边端详着镜子。就在这时,高磊发现镜面上出现了他的样子,同时,身后还有一个模糊的影子。高磊吓得大叫一声,扔了镜子。
  
  高人觉得自己扳回面子的时刻到了,鼓足了勇气,拿起镜子,重新对着惊慌失措的高磊。
  镜子里除了高磊,果然还有一个人。
  
  因为高磊刚才一直跟在高人身后,所以高人的镜子根本不可能照到高磊的身后。
  
  高磊身后,有个女人。她一直跟着高磊。
  
  高人重新做法,他要和鬼魂对话。
  
  镜子始终照着鬼魂,高磊吓得哆哆嗦嗦,哪里敢再过看一眼。高人看见,高磊身后的女鬼居然穿着古装,脸上一片溃烂,惨不忍睹,怨气冲天。
  
  你是谁?
  我是小昭。
  你死了多少年?
  我不知道,也许有三百年吧。
  那是明朝人了?你为什么不去投胎,还跟着高磊?
  前世宿怨,我不能走。
  为什么?你跟高磊的前世,有什么瓜葛?
  我的头发,我要他还我的头发。
  到底怎么回事?现在他也能听到你说话,有什么事就说出来,如果能解决,我们把它解决掉,你投胎,高磊继续生活,不要相互干扰了。
  
  来不及再开口,女鬼落下泪来。
  三百年前,高磊的前世与小昭同为乞丐。两个人虽贫困,但患难更见真情,虽无人做主,甚至没有婚聘,私下结为了夫妻。突然有一天,高磊发现自己真实的身世,原来是当朝大官之子,当小妾的母亲被正室算计,把还是婴孩的他扔到了野外,大难不死,流落民间。终于有一天,大官的家人阴错阳差找到了他,于是,苦难的日子到头了。高磊带着小昭回府,正式成婚。可是高磊真是没有享福的命。很快,得了一种怪病,整天头疼欲裂。大夫说,要用女人连着发根的头发,遍成药包煮药,成能救命。谁不知道头皮如十指一样连着心。但小昭好不犹豫地答应了。
  
  于是,每天,小昭把自己的头发一根一根地拔下来,编成一片片的,包好药。一个人能有多少头发经得住这样拔。越到后来,越疼,血一滴滴地渗出来,但旧伤没好,又是第二天了,又要拔新的。丫鬟看了都不忍心,可是小昭不以为意。高磊的病还没好,小昭的头发便拔完了,不仅头发没了,头皮想必是发炎了,明明抹了药,还是一片溃烂。烂出的脓水流到脸上,脸上又烂,痛不堪言。小昭没法这样去见高磊,于是整天躲在屋里,不再出来。
  
  有一晚,伤口实在疼得不行,小昭出门吹吹夜风。却看见高磊与几个女子寻欢,全无病态。原来一切都是假的,高磊的病,医生的药方,药膏,一切只为了让小昭毁容,甚至死去。
  小昭刚烈,哪受得了这种委屈。拔发之痛还在心头,于是上吊自杀。但自杀的鬼不如横死的鬼怨气重,前几百年,根本无力做法,影响不了高磊丝毫。
  
  女鬼讲完,高人说:“原来这么可怜。那个负心人确实该死,可是前世的事就是前世,现在你跟着高磊,毫无意义,他已经不是以前那个人了。”
  女鬼:“我知道,我跟了他这么久,什么都明白了。可是,我发现扔不掉的不是前世的仇而是……而是……而是我还是爱他,他毕竟,是我唯一的丈夫……”
  
  高磊明白了,这个情深义重的女鬼一直跟着他,是因为下不了手。他心里一热,可是……:“我不知道我前世做过这种事,可是现在怎么才能让你心里舒服一些,离开去投胎?”
  
  女鬼:“我的头发掉得到处都是,你能帮我把它理好,还给我吗?明晚,我会再来。”
  
  没有人会愿意去碰那些过了几百年的头发,从下水道里捞出来的头发,但高磊做了。过了几百年的头发,干涩易断,但高磊小心奕奕把它们一根根分开,理好,洗净,摆好。这是前世的冤孽。他要为前世还债。
  
  入夜,女鬼带着阴风如期而至。高磊递过束好的头发。女鬼看着头发,热泪滚滚。溃烂的脸抽搐不已,情景可怖。她自己把头发一束束重新安在了头上。掏出一把旧得落了很多齿的梳子:“相公,这是你送我的第一件礼物,纵使进了官府,我都没有扔过 。今晚用它再为我梳一次头,之后我去投胎,再不烦扰你。”
  
  高磊的心真的酸了,他接过梳子,突然像想起了前生的什么,扶着面目狰狞的女鬼在镜前坐下,像是对待一位绝代佳人,镜子里,已然是三百年前的他们,丈夫在明灯古镜之中,为妻子恩爱地梳头,秀发动人,一下,一下……
已记录


原生态特色礼品:沉香 紫檀 黄花梨
水影凝月
Administrator(管理员)
级别:东方不败
*****

受欢迎度: 190
在线 在线

帖子: 24364


451314485
个人网站 电子邮件
Re: 鬼故事群
« 回站内短信 #70 于: 十一月 30, 2005, 10:29:54 am »

胖胖的小小讲的,老房子的故事
  
    去年年底的时候,在我们这个县的老城区。那里都是老房子。我说的老房子,都是有着几十年以上的。私人家的房子都改造过了。有的房子是以前地主家的,给没收了的房子。那一片房子里有一家是私人的,现在给改成了4层楼。
    我说的这件事就发生在那片房子的4楼。连着这家4楼的房子,以前是苏式的房子。就是楼梯在房子里面,4层,从外面看,很壮观,走进里面,暗无天日。楼梯和房间都很黑。一年四季的黑呼呼。房子是长方型。楼梯在房子中间。四面都是房间的那种。 晕,都不知道怎么会有这样的设计。 围绕这个房子,有很多故事版本。可我要说的是它旁边的那幢房子。私人的房子,临借,造成4层,就是为了出租。4层房子租给 了8家。 那天是一很冷的冬天。在4楼突然有一间房里冒出了火花。浓烟滚滚。所有的人都惊慌的往楼梯跑。而当大家都跑下来后,4楼的另一个房间,突然跳下来一个女孩。她是直接从窗户里跳下来的。这个跳下来的女孩在地上挣扎了大约快1个小时,就死了。 而4楼的火,也烧了点就近的东西后,在救火车来时就熄灭了。应该没有1个小时吧。奇怪的事情就是这样的。
  第一, 火并不是非常大。并没有把楼梯掩盖。
  第二, 当大家都叫起火了的时候,都往下跑的时候,她却没有起床。
  第三, 那个女的跳下去的时候,没有穿衣服。
  第四, 等大家都跑下去了,她是最后跳下去的。
    这是惨案发生后的传说了。在他们住的旁边的楼里,曾经有个女的吊死。也是光着的。那是好多年前的事了。那女孩跳下去后,没有人敢上前。好象还有很奇怪的事情发生。那天我们也听到救火车去的声音了。听说是前几天,每天都听到奇怪的声音。好象是有人在哭,听周围的人说,听到哭声。
    但是人情冷暖也是真的。一个无人看护的孩子,遇到事情无人救护,也让人寒心。 那个巨大的房子现在已经快倒塌了。没住人,去年的时候已经卖给了商人。到了今年改造成了商品房。
已记录


原生态特色礼品:沉香 紫檀 黄花梨
水影凝月
Administrator(管理员)
级别:东方不败
*****

受欢迎度: 190
在线 在线

帖子: 24364


451314485
个人网站 电子邮件
Re: 鬼故事系列
« 回站内短信 #71 于: 十一月 30, 2005, 10:31:20 am »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
   这故事开始于一个我们这很著名的算命瞎子,他算命很准的,所以很多老年人都喜欢叫他算命,有个老爷爷,他是外公一个科室的老会计,他就最鄙视那些算命的人,自己不算,也不给家里人算
   他那时候每天天不亮就出去锻炼了,有天早上,他从公园回来进大院的时候看见门口他家菜地边上有个小孩在拔他的菜,他很生气,就喊那个小孩,谁知道那小孩连头也没回,他更气了,走过去把那小孩撵走了
   他回去就和他老伴说了这件事,她老伴当时也没什么,中午下子又到我们院子来算命,他又在旁边说,不要相信瞎子,然后瞎子就走到他旁边,对他一连说了三声,小心,小心,小心,他也没放在心上
   谁知道就那天过后,他就开始生病了,原来是挺硬朗的一个老人家的,就突然的病倒了,怎么也看不好,她老伴伤心的不得了,后来就想起他那天早上说看见的那个小孩,就把这件事,告诉了瞎子,叫瞎子给算算,瞎子就说了一句话,看见老鬼一场病,看见小鬼一条命啊
   然后没几天,那个老人家真的去世了
已记录


原生态特色礼品:沉香 紫檀 黄花梨
水影凝月
Administrator(管理员)
级别:东方不败
*****

受欢迎度: 190
在线 在线

帖子: 24364


451314485
个人网站 电子邮件
Re: 鬼故事群
« 回站内短信 #72 于: 十一月 30, 2005, 10:31:50 am »

 一个朋友得故事,朋友小N,18几岁得时候还住在乡下,那年夏天他和其他几个同学一同住在了小S得大伯家,(那里就像是朱家角那样得江南水乡)。大伯家院子招待了旅游得游客,小N他们就借住在了邻居得后院,邻居家得小孩上小学2年纪,成天和同学野在外面。
  村附近有条湖浜,看上去不急,但底下有很多暗道,淤泥。每年都会死些人。大人是觉不会让孩子去哪里游泳得,但7,8岁得男孩子哪里管的住,那天更是拉了小N,小S他们去湖里游泳,乡下的男孩光了屁股就可以往水里跳。小N,小S也没听过这里不安全,天又那么热,泡在水里不亦乐乎,玩到了下午3,4点才精辟历经才知道要回。
  
  大家都穿好了衣服的,忽然有个叫2娃的小孩叫了起来:“怎么不见小春啊(小春邻居家小孩的名字)”叫了一会都不见有答应,大伙急了起来,沿着岸一遍一遍的找,也有水性好的下水摸的,小孩叫来了大人,村里的大人老人,男人女人都来了,男人们用网捞的,女人在一旁指指点点。我朋友他当时心里很不是滋味,因为毕竟孩子是和他们一起的总觉得有些责任。
  就这么捞到了半夜什么也没找到,有人说是不是孩子跑哪玩去了,忘了回家。天实在是太黑了,大家也都累了遍纷纷散了,到家了但大家都没怎么睡的着,一转眼第二天了。一早便炸了锅,小孩的一只鞋,被发现在了水渠里,大会就顺着水渠找找啊 都找遍了,后来就在邻居家后的水渠旁又找到湿湿的痕迹,一直到了邻居家后面一个像仓库一样的房间,堆粮食什么的,屋子中间有个大大的水缸 上面有盖子,当时也不知道什么人掀开了盖子,所有人都吓呆了晓春当时就在那缸里,涨满水的脸有些烂,他早就溺死了!
  
  
  当天晚上呵呵 我朋友他们吓惨了,停了电,蜡烛一点就灭,他们害怕就抱一起睡,其实没睡着最可怕门外有人推门 有叫爸爸的声音。第二天门口有水痕,他们吓的回家了
已记录


原生态特色礼品:沉香 紫檀 黄花梨
水影凝月
Administrator(管理员)
级别:东方不败
*****

受欢迎度: 190
在线 在线

帖子: 24364


451314485
个人网站 电子邮件
Re: 鬼故事群
« 回站内短信 #73 于: 十一月 30, 2005, 10:32:21 am »

  我不是鬼群的小鬼,因为要加入的时候被告之满了。所以成了游魂野鬼。我来讲讲我的故事……
  我生活在东北的一个小城镇,上初三那年冬天我参加了一个校外英语的辅导班,每天上完晚自习就去,11点左右结束骑自行车回家,我们那的路灯超过10点就都已经关了,北方人休息的也早,所以每次回家时大街上空空如也,乌黑一片,偶尔驶过一辆汽车才能得到片刻光亮。一天,我还像往常一样独自骑在黑暗的马路上,没有月亮,两边的建筑也是死一般沉寂,当然也没有一丝灯光。只有天上的星星在那惨淡幽暗的忽闪忽闪……突然远处开过一辆汽车,车灯摇晃着飘了过来,刺耳的噪音让我发现那是一辆残破不堪的老式解放汽车,那是只有在电影里才看的见得的古董,我很希奇就随着汽车移动我的目光多看了几眼,就在回过头去的一瞬间,我看到车上好象拉者很多很多的人,穿着像是中山装一样的破棉袄挤在一起。更不可思议的是,在我的后方出现了一群同样打扮骑着28自行车的人!!开始我还挺美!心想这么多人在后面不用怕了,可马上意识到不对!那么多人在我后面不到10米!我不可能没发现啊!而且一点声音都没有!!难道??!!不敢再想下去了,冷汗已经湿透我的衣服了!我拼命的向前骑着!不敢回头看一眼!也不知骑了多久,反正我知道自己累了!因为我骑的慢了!我的影子在我前面越来越短!什么!!影子??没有路灯哪来得影子??!!后面响起汽车引擎的声音!还是那样夹杂着破败的噪音!!!离我越来越近!!我快崩溃了!我已经不知道自己该怎样做才好了!心跳在加速,肌肉在僵硬!脑袋被血液冲的直犯晕,眼睛一黑一黑的!!…………汽车追上来了!!它要终于追上我了!!在我等待着莫名的恐惧到来的同时,它出呼意料的开了过去!并没有停下来,后车箱上的人们还是那样呆滞的蹲在里面,身上穿的仍然是那残破不堪的中山装!!最不可思议的是!随着车灯看过去我的前方竟然出现了刚刚拼命甩掉的那群骑车人!!!我彻底崩溃了!无力的摔倒在路上,怎样回到家的我记不清了,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我在也不去那个该死的补习班了!

已记录


原生态特色礼品:沉香 紫檀 黄花梨
水影凝月
Administrator(管理员)
级别:东方不败
*****

受欢迎度: 190
在线 在线

帖子: 24364


451314485
个人网站 电子邮件
Re: 鬼故事群
« 回站内短信 #74 于: 十一月 30, 2005, 10:32:42 am »

  第一次讲故事
  星期六的早上,天气很好,张经理有一个温柔的老婆,一个可爱的儿子和一个漂亮的女儿,张经理还有一项不错的事业,虽然目前有些麻烦,可是张经理很知足了。
  张经理今天上午起了早,是因为他要去找个木工,他承包的工程急需木工,再找不到工程势必要延期了,那目前舒适的生活可能就不能继续了。前几天有人给他推荐在市郊的某条路上的一条短街里有一个很不错的木工,还给了他那个木工的地址,他现在就要出发去找那个木工了。
  那条街并不远,开车很快就到了,在那条路上很快就看到了那条街,张经理想就是这条街了,远远的看见街里有不少人,大概是刚吃过早饭的样子,有的三三两两在一块聊天,甚至可以看见有人在街边的草坪上忙活着。到了街口还有一块斑驳的木牌,木牌上的字有些模糊可以看出来是:此街无出口。这时街区的穿着制服的门卫过来打招呼:“你好,请问你找谁?“
  “我找个木工,他家住这条街325号”,张经理。
  “你找错了吧,这条街上没有这个人”,门卫。
  张经理并没有把门卫的话放在心上,直接把车开进去,街并不长,很快就找到了头,果然没有那个地址了,张经理问了路边的人证实了果真没有这个人。于是,他失望的开车往回走,走到街口处,还是那个门卫有点得意的说:
  “怎么样,就说没那个人吧”
  张经理有些烦,没理他继续开车前行,就在要越过街口的时候,车突然熄火了,还是那个门卫讨厌的声音:
  “这个街没有出口,出不去的,你看那个牌子”
  张经理无奈的下车看看了,心里暗暗骂了几句,没发现问题,上车后倒,车子很正常,往前依旧是熄火,他有些相信这个街确实有些怪异了。仔细看看街上的人,好像保持的姿势没那么自然了,似乎在这呆了很久的样子,一脸的麻木,没有什么鲜活的表情。于是张经理把车开到街边草坪处,那里有个老太太正在修剪草坪。张经理上前打了个招呼。
  “你是新来的吧,来了就呆在这吧,出不去了”,老太太。
  “这条街真的出不去吗?”张经理。
  “出不去的,没有出口啊”,老太太。
  “那你是怎么呆在这的?”张经理。
  “这条街本来可以出的去的,后来就不行了。我十岁那年跟着母亲回外婆家,来了就再也没有出去,以后就结婚生子。”
  “那你结婚总要出去吧,还有你母亲过世了吧,那怎么办啊?”
  “结婚不用出去啊,我丈夫也住在这啊。这条街后面是一片空旷,有墓地的,过世了就葬在那边。”
  “那这里有电话没?”张经理有些后悔没及时给手机充电,现在还得问人借电话。
  “有阿”正在这时电话铃声响了。
  老太太快速走向一栋房子,边走边说:“跟我来吧,我家有电话”。
  张经理跟了过去,看见老太太摘下话机很仔细得听着,慢慢得脸上露出了高兴得笑容,又过了一会,老太太就开始泪流满面,然后就是挂断电话,整个过程都没有讲话。张经理待老太太平静些了问:
  “出什么事了,你怎么不讲话啊?”
  “哦,我姐姐家的孩子从国外回来了,很高兴啊”
  “那怎么没见你讲话啊?”
  “没用的,电话的那头听不见啊,这条街没有出口,电话只能打进来,不能打出去;每次姐姐打电话来,都是估计我接了电话就开始讲话,可是讲到最后都会哭,那边听不见就像对着空去气讲一样,哎”一声无奈的叹息。
  张经理再次把车开到出口处,依然熄火,后倒,正常。张经理终于放弃了努力,退到了街里面。
  那个穿制服的门卫看着街里面,叹了口气:“哎,几十年前大家能一致同意把这个牌子挂上去,现在为什么就不能把它摘下来呢!”
已记录


原生态特色礼品:沉香 紫檀 黄花梨
页: 1 2 3 4 [5] 6 向上 打印 
原生态论坛  |  新手上路  |  超级灌水区 (版主: jessie, jessica)  |  主题: 鬼故事,在线鬼故事,恐怖鬼故事,鬼故事集锦 « 上一篇主题 下一篇主题 »
跳到:  

友情链接: 原生态购物网 原生态官方博客  佛珠网  搜狐社区 淑女情缘论坛 沉香
  原生态论坛© 2005~2017, www.sinobuy.cn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SMF 1.1 RC1 Lewis Media.
Powered by MySQL  Powered by PHP  Valid XHTML 1.0!  Valid CSS!